第241章 燃烧生命之法_苟在宗门御兽修仙
笔趣阁 > 苟在宗门御兽修仙 > 第241章 燃烧生命之法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41章 燃烧生命之法

  第241章燃烧生命之法

  余长生眉头微皱,感受着这一刻唐晨给他的压迫感,心里更为警惕。

  而唐晨只是撇了一眼余长生,忽而一笑,沙哑的声音透过红雾,充满戏谑之感。

  “挺能躲的,只是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又有何用?”

  唐晨说罢,身体体表的红魔猛然爆动,带着其在擂台之上猛然向后一踏,这一踏,土石翻飞,擂台小范围都出现了崩塌的趋势,红雾翻滚中,唐晨的身影,一瞬冲出,其目中嗜血的光芒更甚,只是顷刻就越过半个擂台。

  “不好!”

  余长生脸色一变,唐晨所冲向的方向,不是他自己,而是余长生的御兽,赤练蛇。

  以唐晨现在的状态,几乎可以说是筑基中顶峰,若是对上了赤练蛇,其结局可想而知。

  “既然你不愿面对我,那么你的御兽,就别想要了!”

  唐晨冷笑,半空之中手臂猛然一劈,其周身的红雾凝聚成红魔,巨大的手掌之上,骤然也出现下把巨刀,被其握住,冲着赤练蛇猛然一挥。

  “赤练蛇避开!”

  余长生咬牙,挥手之中,数十道兽影形成,咆哮着对着唐晨阻拦而去。

  彩星鹿那边也同时发力,前蹄一踏,一圈圈的藤蔓树木拔地而起,于半路上,限制唐晨的行动,给赤炼蛇反应的时间。

  对于这些,唐晨直接无视,体表的红魔之铠一震,红雾翻涌,顿时,兽影崩溃成散,那彩星鹿的一圈圈树木阻拦,也全然折断。

  唐晨的本身实力,在服用过爆血丹后就达到了筑基七重巅峰,而此刻更是以特殊的密法催动,其真实战力,已经达到足以媲美筑基八重。

  赤练蛇瞳孔微缩,看着极速靠近的唐晨,尾巴向后一跃,一层闪烁着火金之色,覆盖火焰的盾牌出现面前,扭曲虚空,看着坚不可摧,抵挡在其面前。

  正是金炎盾。

  青花毒尾蝎嘶吼,想要继续纠缠着赤炼蛇,金翅大雕不知何时,已经来到了其上空,双翼挥舞中,一道道黑色风刃切向青花毒尾蝎。

  青花毒尾蝎无奈,只能转头防护金翅大雕,对赤炼蛇的纠缠放空。

  至于疾风双头狼,已经无力纠缠,彻底失去了战力,被唐晨召回了内景。

  “区区二阶一重的灵兽,你又如何抵挡?”

  唐晨低吼,速度更快,挥手将彩星鹿和余长生的阻拦给破除之后,对着金炎盾,就是狠狠一撞!

  “嗡嗡嗡……”

  金炎盾震颤,一点一点的裂纹遍布其上,只是顷刻,就再也坚持不住,化为一点点流火碎片,再度向唐晨射去。

  唐晨脸色不变,红雾覆盖的身躯,其上红魔嘶吼,滔天的怨气散发惊人,任由金炎盾的碎片划过身躯,却也只是泛起一点白痕,没有半点损伤。

  而红雾组成的的巨刀,也猛然一动,带着不可阻挡的锋芒,随着唐晨的手掌向下一劈,划破虚空,攻向赤炼蛇腹部!

  “不要!躲开!”

  余长生失声惊呼,这一击若是落实,赤炼蛇不死也残!焦急之下,余长生身形猛动,气血之力暴动,冲向唐晨的同时,双目之中,黑色涌动,神念翻涌凝剑,围绕着漆黑的黑色闪电,对着唐晨猛然刺去!

  “千念斩!惊神刺!”

  这一击,余长生几乎用了八成的神识之力,刚刚发出,就感觉脑海一阵晕眩,身体险些不稳,而效果自然也是显著的,却看到唐晨的身体猛然一颤,动作也为之一滞。

  “水幻灵甲!”

  赤炼蛇抓住机会,电光火石之间,浑身蓝光如同波纹涌动,蛇躯猛然后撤。

  “滋滋……”

  下一瞬,红魔手中之刀猛然坠落,堪堪落下到了赤炼蛇尾巴尾部,蓝色波纹荡漾,一息都不能坚持,直接破碎。

  关键时刻,一抹黑光在赤练蛇尾部闪耀,金属碰撞之声传来,赤炼蛇蛇信猛缩,忍下剧疼,奋力挣扎,将蛇尾收回。

  “嘁嘁嘁………”

  赤炼蛇吐着蛇信,猩红的蛇眸中,闪过一丝愤恨。

  关键时刻,若不是它及时施展毒尾神钩,将蛇尾硬化,怕是此刻,这段尾巴是不保了。

  “呵呵。”唐晨轻笑,舌头舔了舔嘴角,目中血光似可吞噬人魂魄,令人胆寒。

  “红魔……恨地!”

  一道低沉的嗓音响起,却唐晨整个人往前一踏,庞大的身躯红雾翻涌,一阵变换中,猛然溃散,化为一点一点红光融于唐晨体内。

  原本笼罩在唐晨头顶外在的红魔之躯也消失不见,转瞬的是唐晨脸上闪过几分痛苦之色,犹如野兽一般嘶吼出声,脑袋之上,一堆红色弯曲的角长出,浑身上去,一层细密的纹路浮现。

  嘶吼之中,凶残之意浮于脸上,唐晨一踏,整个擂台都为之震动,滔天的血光从头顶不断散发,整个人,就犹如从地狱归来之恶魔。

  “余长生!伱可知道,若不是因为你,这血魔禁法,我还不能施展开来。”

  唐晨低沉开口,风吹过来,原来的青丝不知何时也变得一片血红,如火燃烧。

  “这血魔之法,需要使用者以燃烧寿元为代价方可催动,只是其一,其二,更是需要领悟血魔之意,而血魔之意,只有滔天的仇恨,方可真正的体会,让仇怨点燃生命,方才是这血魔禁法施展条件。”

  余长生脸色凝重,眼神微眯,咬舌压下脑海的晕眩之感,此刻的唐晨,给他的感觉很不对劲,其获得的加持,不仅仅是修为,更是肉身乃至于精神上的全方面提升。

  以至于方才施展出的千念斩,竟让其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反噬。

  “这仇恨因你而起,今日,就此做个了结!”

  唐晨猛然抬头,目中的疯狂之意涌动,其身躯彻底魔化,身体膨胀了一圈之后,脚步一踏,转瞬就飞驰于余长生面前,覆盖红雾的手掌,一拳轰出!

  余长生抿嘴,仓促之下,影闪发动,一道残影掠过,下一瞬,其所在的地面,顿时炸开。

  “轰隆隆!”

  土石飞溅,小方擂台崩溃,四周的阵法不断闪烁着光芒修复,一个十米之宽的巨坑,残留于地。

  “这力量……”

  余长生微微喘气,感受着四周残留的巨力,暗暗心惊。

  此刻的唐晨,化身魔神,此刻一击未中,不待灰尘散去,猛然转头,一双猩红的眸子中,理智近无,于是犹如猛兽一般低吼一声,其身躯再次重重往前一踏,顿时,刚刚愈合的擂台再次开裂,而唐晨的身躯,也转瞬爆射到余长生面前。

  “来!”

  余长生咬牙,目光一眯,神识扩大覆盖一切,唐晨的一举一动,都在其监视之中,不过即使这样,余长生应对的还是很艰难。

  “不行,他的速度太快了,我的神识跟的上,但是身体不一定反应的过来。”

  心里略显烦躁之时,念头未落,唐晨已经到达身前,犹如魔神降世,通天的血光闪烁,覆盖着一层红雾的巨手,扭曲闪耀着血红色的光芒,猛然向着余长生面门轰出!

  “血怨劫!”

  唐晨低吼,拳头上的血光大甚,其威势更添几分,破空而来,一圈圈的音爆在空中炸开,气浪翻涌。

  余长生瞳孔地震,舌头一热,勉强抬头,一层土黄色的石甲覆盖拳头,气力翻涌,同样轰出。

  “千山拳!”

  轰隆隆!!!

  两者对碰,顿时之间,风卷残云,天雷滚滚,以两者在中心,一圈圈的气浪夹卷着土石,翻飞四周,一片模糊。

  咔嚓咔嚓……

  细微的骨裂之声传来,余长生脸色一白,一口鲜血喷出,拳头上的石铠尽数崩溃,迅速被唐晨拳头之处的红光吞噬。

  血肉模糊之中,流血不止,余长生的手臂,也猛然扭曲成一个诡异的角度,再一用力,其身体刹那倒飞出去。

  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  大口的喘气着,额头之上,已经是虚汗密布,一股无力之感,骤然在余长生心里升起,其身躯也在这次对击之中,犹如断线的风筝,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。

  “啾啾啾!!!”

  金翅大雕焦急,双翼猛然一扇,一股柔和之风涌动,其大翼扩张,拖着余长生,稳稳的站在其身躯之上。

  “辛苦你了……”

  余长生伏身,咽下嘴角翻涌的血液,面色苍白,揉了揉脚下的金翅大雕。

  后者顿时仰头,一道又一道的黑色风刃组成的龙卷风浮现,对着下方的唐晨攻去,其每一道风刃,都不断旋转之中,泛着清光,划破空气,卷动狂风,一股撕裂之感,隐隐若现。

  同时,赤炼蛇也不闲着,头颅一仰,一道通天火柱,夹着黑色之毒,向着唐晨喷去。

  不知何时,一圈圈,一层层密密麻麻的树海再次形成,拔地而起,不断编织成一个巨大的囚笼,将唐晨困在其内。

  “雕虫小技罢了!徒做挣扎!”

  唐晨冷笑,身躯猛然一震,红雾再次从体内放出,只是顷刻,就将树木囚笼崩溃,而赤炼蛇的毒火,在碰到这红雾之时,也犹如被腐蚀了一般,熄灭消失,至于那黑色风龙卷,也戛然而止。

  “呼呼呼……”

  空气炸裂,三道闪烁着暗金色的锋芒,也趁着三兽攻击的间档,分别攻向三兽。

  此刻,三只灵兽本就处于旧力已去,新力未生的阶段,面对这一道攻击,只有彩星鹿靠着身躯灵巧的优势,堪堪避开。

  赤炼蛇蛇躯收缩,一道金炎盾再次浮现,抵挡防护自己,下一瞬,暗金恐爪飞驰而来,撞上金炎盾的一瞬,火花飞溅,坚持了两息之后,金炎盾崩溃,从中裂开,而这一道暗金恐爪,为暗淡不少,最终斩落擂台。

  至于切向金翅大雕的那一道暗金恐爪,则是被余长生施法,一层层的兽影浮现,未来凝实,就被余长生挥手挡住暗金恐爪面前,轰然爆炸。

  “手段再多也是无用!”

  唐晨身体暴动,挥手之中,暗灵恐爪熊和青花毒尾蝎被一层血光覆盖,其身体速度力量更上一层楼,各自挣扎着,对着彩星鹿和金翅大雕攻去。

  而唐晨则只是一个转身,竟闪现到赤炼蛇的身边,身躯发力,猛然握住了赤炼蛇的蛇尾。

  “嘁嘁嘁!”

  赤炼蛇蛇躯一震,蛇尾奋力挣扎起来,身躯扭转,血盆大口带着毒液,对着身后的唐晨咬去。

  唐晨面色不变,直接无视赤炼蛇,赤练蛇的血盆大口能张,却撞上唐晨周身的红雾,顿时不得寸进,一股巨力让其难以动弹。

  一股巨力从唐晨手臂涌现,却看其手臂之上青筋爆起,握住赤炼蛇的蛇尾,奋力一甩!其蛇躯在这巨力之下,由于惯性,顿时犹如一根巨大拉直的面条,直接三百六十度倒转,天地呼啸,晕头转向中,被其猛然砸在擂台之上!

  “轰隆隆!!!”

  土石飞溅,擂台炸裂,巨坑再次浮现中,赤炼蛇喋血,蛇躯萎靡,一双蛇眸黯淡无光。

  唐晨并未放开赤炼蛇,眼看赤炼蛇陷入虚弱,再次握紧蛇尾,换了一个方向,再次朝着地面猛然一砸。

  “够了!!”

  余长生眼色通红,从金翅大雕大翼上一跃而下,连续几个影闪,瞬息到达唐晨面前。

  一手拖住赤练蛇身躯的同时,另一手火焰翻涌,一枚火红中带着漆黑之色的火球浮现手心,对着唐晨额头猛然一按!

  “嗯?!”唐晨冷哼,眼睛一眯,索性放开赤炼蛇,其腿部膝盖,红芒乍现,朝着余长生腹部狠狠一顶!

  “滋滋滋……”

  一息之间,余长生挥手,将赤炼蛇召回内景,手中的火球也顿时按上,距离唐晨额头三尺之处,却被一层红雾所给阻拦。

  一阵阵红烟飘落,大成的火球术,其威力远远不是一般之法能比,因此并未消散,而是突破红雾防护之后,继续朝着唐晨额头按去。

  唐晨蹙眉,略有诧异,感受着额头上的焦灼之痛,膝盖的这一顶猛然发力。

  “噗呲……”

  余长生的身体被猛然弯曲成虾,一口鲜血混着内脏碎片喷出同时,身体也迅速被击飞,速度之快,撞破空气。

  金翅大雕悲鸣,引动狂风冲向余长生,半空之中,余长生的身影顿时换向,借着这击退之力,飞向暗灵恐爪熊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mu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m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