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0章 生死之战_苟在宗门御兽修仙
笔趣阁 > 苟在宗门御兽修仙 > 第240章 生死之战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40章 生死之战

  第240章生死之战

  擂台之上,余长生和唐晨的战斗,已经到了白热化。

  由于擂台有着隔音阵法的隔绝,外面的声音,他听不到,但是敏锐的神识,也让他对场面有了一个把握,心里也只能无奈。

  同时,心里也在顾虑,一招一式,完全放开。

  很明显,这种比赛,已经脱离了原本最初的意义,已经演变成生死之争了。于情于理莫鹏尘都没有出手的机会,而同样的,穆永献也没有出手的机会。

  也就是说,自己,完全可以在这样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斩杀掉唐晨!同时也是狠狠的打灵龙宗的脸面!

  想清楚这些,余长生也不再迟疑,浑身一震,招式更加大开大合,抓住机会,对着唐晨猛然一撞!

  “轰隆隆!”

  下一瞬,两人分开,一抹鲜血从余长生的嘴角溢出,余长生蹙眉,感受着微微发麻的肩膀,有些意外。

  服用了爆血丹之后的唐晨,其实力已经达到了筑基七重,再加上其本身肉身就不俗,和他硬碰硬,这还是余长生首次感受到了处于下风。

  “余长生,今日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,我要让你,到了地府亲自去给他们跪下忏悔!”

  唐晨低吼,在爆血丹的作用之下,其身上气息,甚至还在持续的提升,只是似乎碍于自身的灵台数量,最终达到了筑基七重的巅峰,就难以继续。

  可代价也不是没有,肉身可见的,这种透支之法,其皮肤表面,已经出现了一点点的皲裂。

  “你废话真多,我懒得和伱讲道理,你不配听。”

  余长生淡淡说道,将嘴角的鲜血舔干净后,眼中冷漠之芒更甚。甩了甩手臂之后,千山铠甲覆盖全身。形成加持。

  另一边,三只灵兽的战斗同样难解难分。

  虽然唐晨的境界本身达到了筑基五重,但是其三只灵兽,也只有筑基二重的境界罢了。所以余长生的三只御兽虽然有所压力,但是并非不可力敌。

  实际上,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筑基修士,都只契约两头灵兽的主要原因,灵兽多了,那么培养需要的资源自然也倍增,就很难保证每一只灵兽的境界,都能跟上自己的步伐。

  “嘁嘁嘁……”

  蛇信吞吐,却看到赤炼蛇庞大的身躯之上,燃烧起层层火焰,其猩红的蛇眸之中,冷漠之色更甚,身躯游行,带着串串星火,向着青花毒尾蝎纠缠而去。

  青花毒尾蝎,其模样,实际上个一般的蝎子并没有太大区别,有标志性的,就是体型大上了十多倍,通体是红青之色,一朵朵青花覆盖体表,巨大的蝎尾上钩,闪烁着凌人的寒光,黑色的剧毒之液,散发一丝一缕的黑色炊烟。

  面对赤炼蛇的纠缠,其四肢钉在擂台之上,蝎尾对准赤炼蛇的七寸之处,猛然扎去。

  赤炼蛇蛇躯一缩,其蛇尾猛然前抽,也在瞬间上弯成钩,漆黑如墨,毒尾神钩瞬间形成,同样有着剧毒,向着青花毒尾蝎的蝎尾对上。

  “滋滋滋……”

  两者对撞,其竟发出一阵阵金属一般的碰撞之声,青花毒尾蝎不断的从各个角度刁钻的想要突破赤炼蛇的防护,向着其身上扎去。

  但是赤炼蛇的动作何其灵活,两者毒尾不断的对碰,一时间难舍难分,不可开交。

  “啾!!”

  金翅大雕在半空盘旋,眼看赤炼蛇和青花毒尾蝎僵持不下,顿时双翼猛呼,剧烈的风龙卷呼啸着凝刃,对着青花毒尾蝎的后背席卷而去。

  “嗷呜!!”

  疾风双头狼粗壮的前腿发力,其身影如电如风,引发一道道残影,两个狼头咆哮,发出风雷之声的同时,两道青光喷出,撕裂虚空,对上金翅大雕发出的龙卷,后者顿时崩溃消失。

  一层层树木和藤蔓形成囚牢,从擂台地表扎根升腾而起,将疾风双头狼困住其中,闪烁青光。

  “嗷呜!”

  疾风双头狼咆哮,泛着青光的眸子之中,一抹轻蔑之色浮现,随即前爪青光大甚,三尺凝聚成锋,对着这树海囚笼狠狠一划!

  木屑纷飞,看着坚不可摧的树木藤蔓囚笼,只是一个照面就崩溃开来。

  彩星鹿清鸣,前蹄向前一踏,七彩之光从盘旋而上的鹿角散发,顿时无穷的树海顿时再度出现,纠缠着就要继续加固。

  可一旁的暗灵恐爪熊怎能如他愿,暗黑夹带着一点金色的爪子,散发寒光,身体一个腾跃,向着彩星鹿这狠狠一划!

  “暗灵恐爪!”

  三道暗金之色的锋芒,顿时划破虚空,带着无与伦比的压迫感,直冲冲飞向彩星鹿。

  彩星鹿鹿眼一缩,这凌厉的攻击让它不敢硬碰硬,只能放弃了对疾风双头狼的束缚,连忙避开这三道锋芒。

  “吱吱吱……”

  下一瞬,三道锋芒落地,擂台之上,三条沟壑形成,远远蔓延数十米,火花四溅,其威力可见一斑。

  好在这暗灵恐爪熊虽然单体攻击恐怖无比,但是其身形决定了速度并不出众,彩星鹿凭借着灵巧的身形,不断避开缠斗,再有时不时的树木藤蔓形成阻拦,一时间,两者也不落下风。

  金翅大雕清鸣,凭借着在空的优势,盘旋高飞,双翼放大,一道又一道的黑色风刃不断挥舞而下,犹如落天星雨,攻向疾风双头狼。

  “风之罡!”

  疾风双头狼不躲不避,其两个狼头对视一眼,前腿骤然举起,一道道青光在面前形成一个半圆的防护罩,将身躯完全笼罩进去。

  这防护罩浑身泛着青色光芒,一道道风流一般的波纹闪耀,对上黑风百斩之时,顿时散发点点的波纹涟漪,完全抵挡下来。

  一时间,金翅大雕的全力攻击,竟突破不得丝毫。

  见状,金翅大雕双翼猛然一震,其身躯向上猛然一飞,达到了擂台限制的最高处限制之后,又双翼猛然一挥,巨大的流风为其加持,速度达到极限,骤然落下!

  “龙鱼尾抽!”

  其身体如箭,转瞬即至,半空之中,其尾部的羽翼,忽然变换成一条黑色的巨大鱼尾,一个转身,从天撞上疾风双头狼!

  “咔嚓咔嚓……”

  金翅大雕全力一抽在疾风双头狼的外在防护之上,原本看着密不可分的防护罩,顿时蛛纹遍布,再一用力,就骤然破碎。

  疾风双头狼惊愕,人性化的狼眼中闪过一丝错昂之色,看着近在几尺的尾抽,不及抵挡,沉重的一击,直接打在其后背之上。

  “嗷呜~”

  疾风双头狼哀嚎,后背瞬间塌陷,混浊的狼目也在剧烈的痛苦之下恢复清明,凶光乍现,两个头颅,猛然向着金翅大雕的双翼咬去。

  “滋滋滋……”

  金翅大雕双翼瞬间石化,下一刻,石头破裂,疾风双头狼悲呼,两颗獠牙崩坏,而金翅大雕同样双翼流血,悲鸣之中,喋血虚空。

  “踏魂!”

  借此机会,彩星鹿猛然一个跳跃,躲过暗灵恐爪熊的同时,向着疾风双头狼发出一道神魂攻击。

  顿时,本就受伤,行动受阻的疾风双头狼身体一僵,昂首的双狼头也出现一瞬间的晕眩。

  见状,金翅大雕没有犹豫,不管因为受伤而难以腾飞的双翼,粗壮的前肢猛然向前一踏,双翼收缩,成一个流线型,修长的鸟喙闪烁幽光,剧烈的风涌现,为其加持,速度更上几分。

  随即,化为一道流光,电光火石之间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向着疾风双头狼中左边的狼头,眼睛正中猛然刺去!

  “滋滋滋……”

  一瞬间,血肉破膛而出,疾风双头狼猛然惨叫,整个左边的头颅,都爆开一部分,血肉翻飞,眼珠直接炸开,很是凄凉。

  而这也彻底激发起疾风双头狼的血性,却看其痛苦之余,另一个狼头闪烁青色光芒,一道青色光团,带着剧烈的风裂之刃,旋转着对金翅大雕飞去。

  这么近的距离,金翅大雕根本避无可避,双翼之右,瞬间石化,而左翼直接猛然一抽疾风双头狼左边血肉模糊的脑袋,为其抵挡这一击。

  “啾!!!”

  下一瞬,风裂之刃撞上金翅大雕石化的右翼,一阵火花飞溅,危机之中,一道树木从地涌出,撑着金翅大雕的身体堪堪避开,这风裂之刃,瞬间没有阻碍,紧接着就冲向了被金翅大雕抽击控制住的左狼头。

  这左狼头似还有些迷糊,仅剩下的一只眼睛眨眨,还没反应过来,风裂之人炸开,只是顷刻,这左狼头爆炸,血肉翻飞。

  “嗷!!!”

  仅剩下的右狼头再次哀嚎,虚弱之感弥漫全身,痛苦同步传递到这一颗狼头,几近昏迷。

  “疾风双头狼!坚持住!”

  另一边,唐晨只能匆忙之中,将余长生一拳轰飞之后,瞥了一眼疾风双头狼的情况,低呼一声,却顾不上其他。

  “还有心思关心别的,先管好你自己吧。”

  余长生冷笑,挥手之中,赤炼蛇,金翅大雕,彩星鹿的一道道兽影浮现,发出咆哮向着唐晨撞去,接近之后,不等撞到,就猛然自爆。

  剧烈的波动气浪席卷八方,一层层的灰尘覆天盖地,一时间,擂台上,飞沙走石,一片模糊,只有两人六兽的身影不断的发生碰撞。

  唐晨不敢大意,感受了一番体内的情况之后,咬牙切齿,目光猩红。

  服用爆血丹之后,他的力量已经达到了筑基七重巅峰,可即使这样,也只是占据上风,并没有出现自己所想的碾压的局势。

  “该死,对方如何修炼的,明明只是筑基四重,却如此难缠。”

  唐晨心里发怒,余长生的手段,层出不穷,一时之间,他竟然也制服不得。

  对方就像一个猴子一样,每次自己发力,就立马上蹦乱跳,不和自己硬碰硬,这让自己十分憋屈。

  相比于唐晨的烦躁,余长生这边就淡定许多了,余长生很清楚,虽然修为上,自己比不上此刻的唐晨,但是自己的独天独厚的神识和肉身,可以为自己弥补这一优势。

  甚至能做到,自己一边和唐晨战斗的同时,还能用神识观察局势,指挥御兽,相比于御兽本能的配合,有了自己的指挥,其作战能力,自然会上升不少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,明明余长生的三头御兽境界上都比唐晨的低,但是出其不意之下,还能占据上风的主要原因。

  “而且……竟然是爆血丹这种禁药,那么拖延的时间越长,对我就越有利,他这样透支下去,身体迟早受不了,届时,我都不用亲自出手!”

  余长生目中光芒一闪,抱着这样的想法,他并不打算直接和唐晨硬碰硬,而是以缠斗为主。

  而唐晨,对于余长生的想法,显然也是心里清楚,尤其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自己的生机似乎也开始流逝之感,这让他更为烦闷,心里也微微着急起来。

  “不行,不能这样下去!”

  唐晨目光微沉,看着距离自己一定距离的余长生,忽然手指上扬,指尖缓缓划出一道长虹。

  指尖之处,一抹红色光芒绽放,先是一点,而后迅速扩散,一阵扭曲,成为一团团的红色雾气,这雾气不断的扭曲着,很快就将唐晨整个人给笼罩其中,并且继续扩散。

  “红魔……怨天!”

  唐晨低沉的声音骤然响起,原本笼罩了半个擂台的红雾也随着这声音出现了起伏,而后猛然收缩,最终凝成一团。

  唐晨的身影,猛然从中破出,体表之外,红雾形成了一层外在的防护,一个头生双角,四肢组装,浑身红色骨铠覆盖,三只眼睛,歪嘴邪笑的虚影,也随之出现在唐晨头顶,将唐晨守护在内。

  “桀桀桀……”

  一阵狞笑似是从唐晨口中发出,声音低沉刺耳,同时带着精神上的攻击,化为音波向着余长生席卷而去。

  这一刻,唐晨的身影,散发出滔天的邪恶之气,头顶的虚影,似神如魔,说不出来的诡异。

  “!!!”

  余长生寒毛竖立,身体爆退,警惕的看着唐晨,这一刻的唐晨,给他的感觉,危险到了极致,一种生死危机之感,在心里瞬间爆发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mu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m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