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 她是我的人_失忆后我救了病娇暴君
笔趣阁 > 失忆后我救了病娇暴君 > 第12章 她是我的人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2章 她是我的人

  两炷香后,文晚晚解下腰间的围裙,站在厨房门口唤道:“南舟,饭做得了,出来吃吧!”

  叶淮躺在床上,饥肠辘辘,却只是绷着脸,一言不发。

  这个可恶的女人,刚刚还当面骂他是个身高八尺、腰围八尺,头大如斗的怪物,转眼又做了饭想要笼络他,他叶淮,却不是这么容易就不记仇的人!

  文晚晚没听见他的回答,便走到他房门前,轻轻推开了一条缝。

  屋里没有点灯,挂起的蚊帐底下影影绰绰露出白色衣袍的一角,却看不见脸,文晚晚有点疑惑他是不是睡着了没听见,便轻声又唤道:“南舟,吃饭了。”

  床上窸窸窣窣一阵响,叶淮翻了个身,背对着她,依旧没说话。

  文晚晚这下明白了,他居然真的在怄气。

  自从她问过叶淮的长相后,他就再也没搭理过他,难道是因为她说叶淮长得丑,惹恼了他?

  文晚晚嗤的一笑,转身离开。

  这个南舟,还真是死心塌地跟了叶淮,一听见别人说叶淮不好,立刻就翻脸。

  对叶淮如此情深义重,也就难怪肯千里迢迢跟着她,帮着叶淮监视她。

  可是,他既然是叶淮的男宠,那么他在客栈里的那个相好,又是怎么回事?

  文晚晚摇摇头,男人跟男人之间,真是太复杂了!

  晚饭做的是面条,文晚晚先盛了满满一碗,双手端着走去叶淮房里,站在床前,笑着问道:“你真的不吃吗?那么,我就自己吃了。”

  她说着话,用筷子挑起一箸面,微弯了腰,给叶淮看。

  叶淮原本不想理会,可那股子鲜甜的香气,却无孔不入的,直往他鼻子里钻。

  叶淮翻了个身,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,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。

  居然是面。他并不爱吃面,可这碗面,闻起来似乎特别香。

  天色太暗,文晚晚虽然看不见他的小动作,但却猜到了,笑着把碗往他跟前又送了送,道:“我好久没做手切面了,还好手艺没丢,你真的不吃吗?”

  叶淮忽地坐起身,从她手中拿过面碗,跟着抽走筷子,夹起一箸面送进了口中。

  热面落肚,鲜香的滋味在舌尖蔓延,暖热的感觉在腹中散开,叶淮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这才有工夫细看这碗面的内容。

  洁白细长的面条上放着鲜红的河虾、碧绿的青菜、淡白的笋片,清澈的汤底又点缀着几片软嫩的河蚌,几颗饱满的螺蛳,看着不起眼的一碗面,竟加了这么多材料,怪道鲜得掉眉毛。

  只是,深更半夜的,她哪里找到的这么多河鲜?

  文晚晚见他夹着一片蚌肉只管看,便猜到了他的疑惑,笑着解释说:“昨天我在河里放了虾笼,虾子、河蚌和螺蛳都是笼里收的,还剩了一些养在缸里呢。”

  这女人,倒是走到哪里都饿不着。叶淮心里嘀咕着,却又忍不住,一筷接着一筷,三两下就将一整碗面扒了个干干净净。

  “锅里还有呢,别吃太急,吃猛了容易肚子疼。”文晚晚抿嘴一笑,道,“还以为你在外面吃过了,原来你竟是饿了一天。”

  叶淮眉梢一挑,筷子便顿住了。

  饿了一天,呵,他为什么饿了一天?还不是拜她所赐!

  他欲待不吃,却突然发现碗底还沉着一片蚌肉、两片笋,到底忍不住又夹起来吃了,舌头尝够了鲜味,哪里收得住手?不知不觉间,连那碗面汤,也喝了个精光。

  待看见空空的碗底时,叶淮沉着脸放下筷子,一阵懊恼。

  必定是饿得太久了,竟然嘴馋到这种地步,只怕又要被这女人取笑了!

  文晚晚肯为他做这碗面,却是看在他救了猫儿的份上,聊表答谢,如今见他吃完了,便问道:“锅里还有,还吃吗?”

  她竟没有取笑?叶淮一阵诧异,慢慢说道:“不吃。”

  “那我就不管你了啊。”文晚晚伸手拿过碗,转身离开。

  这女人,什么时候这么贤良淑德了,莫非又有什么诡计?许是吃饱了容易犯困,又或是今天太累,叶淮正思忖着,倦意突然袭来,连漱口都不曾去,瞬间进入了梦乡。

  第二天醒来老半天,叶淮依旧赖在床上,回想着昨夜连梦都不曾有过的黑甜一觉,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他一向睡的浅,多梦又容易醒,昨夜真是这大半年来睡得最好的一次,难道这女人在面里加了什么,想要暗算他?

  可四下一望,分明什么也不曾动过,依旧是睡着前的模样。

  叶淮正想的出神,鼻端突然嗅到一股香味,文晚晚正在做饭。叶淮无端一阵期待,三两下穿好了衣服,快步走去厨房。

  门开着,锅盖的缝隙里冒着白汽,散发着香味,文晚晚坐在灶前烧火,火光跳跃,映出她微红的脸颊,她的神情那样专注,就好像天底下最重要的事,也无非是做好眼前这锅饭而已。

  叶淮突然之间,觉得心里安静到了极点。

  于是站在门前,默默地看着。

  少停,文晚晚扒开灶下的灰,用火钳夹出一颗花生,向他一笑,抛了过来,叶淮下意识地接住,入手滚热,立刻闻到烤花生特有的,微糊的香气。

  垂目一看,花生壳上带着灰,沾得他手上也有,叶淮不禁皱了眉,正要说话时,又见她一个接一个的,从灰堆里往外夹东西,有花生,有土豆,还有山药,香甜的气味很快弥散在厨房里。

  看着真脏,但是闻起来,倒是不坏。

  吃,还是不吃?叶淮站在那里,有点纠结。

  文晚晚剥了一个花生吃着,抬眼向他一笑:“饭马上就得,灶上那碗鸡蛋是给猫儿蒸的,它在我房间床头的篮子里,你把它连篮子拿出来晒晒太阳,再把鸡蛋喂它吃了吧。”

  鬼使神差的,叶淮走过去拿起了碗,碗在灶台上放得久了,入手有点烫,叶淮停顿了一下,目光却瞥见文晚晚似笑非笑的,盯着他看。

  “怎么?”叶淮一抬眉,冷冷问道。

  “没什么,”文晚晚抿嘴一笑,“难为你这么听话。”

  听话?叶淮神色一冷,正要翻脸时,文晚晚忙递上一只盛着清水的碗,笑道:“喂蛋羹之前,记得先喂它喝点水,多谢。”

  叶淮冷哼一声,到底还是接过水碗,迈步离开。

  总算她还识相,知道见好就收。

  身后,文晚晚莞尔一笑,如今她也是发现了,这大少爷虽然脾气傲慢,但只要顺着捋毛再喂饱他的肚子,也并不难哄。

  叶淮喂猫儿吃了小半碗蛋羹时,饭也做得了,小饭桌上摆着满满一篮子烤土豆、花生和山药,又有一碟拌着糊辣椒的蒸茄子,主食是熬得粘稠的小米粥,文晚晚放好了筷子,向叶淮说道:“你洗洗手过来吃饭吧,我来喂它。”

  叶淮坐在椅子上,将膝上放着的猫递到她手里,文晚晚一低眼,看见他白色衣袖上沾着一根灰色的猫毛,便伸手拈起来,笑着向他晃了晃,道:“沾到猫毛了,我再找找,只怕你身上还有。”

  林疏影恰在这时候,来到了门前。

  眼前的一幕,让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叶淮坐着,身前紧挨着一个女人,低着头跟他说话。林疏影看不见那女人的脸,却能看见她玲珑有致的身材,曲线在身前隆起,在腰间细成不盈一握,湖色的衣袖垂下来,露出皓白的手碗,春葱似的手指。

  林疏影半晌没说出话。她太熟悉叶淮,即便是她,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未婚妻,也从没跟他这么亲近过。

  并不是她矜持,而是他永远冷冰冰的,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  可他如今,却跟皇帝赐下的女人,这么亲亲热热的,同住同吃,甚至,还一同养了一只猫。

  他是最讨厌活物的,小时候她养的兔子死了,她哭得伤心,他却说什么死生有命,又说这些活物,养一个就多一分牵绊,最是拖累,可他如今,竟跟那个女人养了一只猫,还亲手喂它。

  林疏影闭了闭眼,稳住心神,这才迈步跨过门槛,看着叶淮,柔声道:“表哥。”

  叶淮一开始就看见了她,若是她没有突然出现,他早就甩开了文晚晚,可如今,他只坐着不动,向林疏影说道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  文晚晚并没发现有人进来,突然听见声音吓了一跳,回头见是个美貌少女,又见叶淮跟她搭话,料想是认识的,便道:“这位姑娘,你找南舟?”

  南舟,叶淮的表字,他居然允许她叫他的表字?林疏影慢慢走到近前,微微一笑,向文晚晚点了点头:“这阵子我不得闲,不能亲身照顾表哥,有劳你服侍她。”

  服侍,他?文晚晚由不得看了眼叶淮,这又是从何说起?

  “说完了吗?”叶淮看着林疏影,抬手摸了摸文晚晚怀里的猫儿,“说完了就回去吧。”

  “表哥,”林疏影依旧看着文晚晚,含笑说道,“你出来有些时日了,家里许多事都等着你处置,要么还是跟我回去吧?若是表哥舍不下文姑娘,就把文姑娘也带回去,表哥放心,我会好好照顾文姑娘,决不让她受委屈。”

  文晚晚越听越觉得不对。这美貌少女话里话外,分明是在宣示主权,难道她以为,她要跟她抢这个断袖?文晚晚觉得有些好笑,抱着猫儿退开几步,道:“这位姑娘,你是不是误会了?南舟只是在我家借住……”

  话音未落,腰间突地一紧,叶淮扯着她的袖子,将人整个拉到近前,两个人的距离瞬间近到暧昧。

  文晚晚吃了一惊,正要挣脱,叶淮却抓的更紧了,一双丹凤眼瞧着林疏影,带着几分不耐烦,道:“她是我的人,需要你来照顾?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mu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m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