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章 她死了_规则怪谈:我能看见隐藏提示
笔趣阁 > 规则怪谈:我能看见隐藏提示 > 第51章 她死了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51章 她死了

  第51章她死了

  一声轻响,顾生又体验到了上次的感觉,只是这次他已经做好了准备,所以并没有多少狼狈之态。

  隐藏楼依旧如从前那般,狭长幽暗的楼道,遍布污渍的墙壁,还有那散落在地上的档案袋。

  顾生躲在饮水机后面,观察了片刻,确定这里没有其他声音后,才缓缓朝狭窄楼梯走去。

  当他迈步往下的时候,却发现怎么都走不动,前面好像有无形墙壁在阻挡他。

  在墙壁周围摸索了一番,顾生并没有发现任何按钮或者密码之类的东西,反倒是这里的蜘蛛网很多,多到他随便一动,就能抓出十几只手指头大小的蜘蛛。

  黝黑的蜘蛛躯体上,遍布着扎手的刚毛,两只大腭碰撞间,发出咔咔声响,臃肿的腹部上带着白色花纹,远远看起来好像眼睛一般。

  【人面蛛:生活在阴暗夹缝的蜘蛛,喜爱鲜血的它们却经常得不到满足。】

  密密麻麻的蜘蛛从缝隙中爬出来,经过饮水机前面时,那些身上眼睛似的花纹,好像真的变成了血红瞳孔,眨也不眨的盯着顾生。

  微微扭过头,顾生让过这些小东西,任由它们从自己身上爬过去。

  幸亏顾生没有密集恐惧症,否则,就这个场面,早就让人发疯的想往外逃了。

  一只蜘蛛可能没什么声音,可是成百上千的蜘蛛同时行动,顿时在狭小空间中发出了吱吱吱声。

  好不容易等这些小东西安静下来,顾生发现它们聚集在了另一个角落,蜷缩着身子趴在地上。

  顾生没心情搭理这些东西,他在饮水机靠近墙的一面,发现了线索。

  【当天使和恶魔相遇,生与死的界限将不再明显,只有上位者才能将永久的邪恶,化作通往永生的良药。】

  他摸索着将这段文字看完,却依旧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,但他很确定,这就是开启无形大门的钥匙。

  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,借助微弱的红光,顾生在刚才蜘蛛藏身的地方,发现根一头粗一头细的棒子。

  棒子遍布蜘蛛网,却没有被腐蚀,拿在手中还有些沉甸甸。

  【棒子:平平无奇的棒子,你还能要求什么呢,除非你把它放到其他东西上。】

  “棒子,蜘蛛,生死的界限,天使与恶魔,良药……”

  顾生不停念叨着这些词,瞳孔中的亮光越来越多,直到最后他猛地一拍巴掌,响亮的声音,顿时吓了自己一跳。

  在刚进医院的时候,他就有过好奇,这个医院非常奇怪,竟然用两条蛇做为标志,而且那蛇眼还专门设置成鲜红色,生怕别人不害怕似的。

  “阿斯克勒庇俄斯之杖!”

  顾生终于认出了那个标志,倘若把两条紧紧缠绕的巨蛇中间,放上这个棒子,那就是医学上最著名的蛇杖。

  而医学正是生与死的界限,在古代的一些地方,医生拥有无上的地位,他们的服务对象只有那些权贵,平民是没有资格得到医生救治的。

  “难道要去找一面医院的旗帜?”顾生向外走,思索除了在大门口,哪里还见过这些图案。

  正当他要走出去的时候,却看到了平铺在地上的蜘蛛,顿时明白了过来。

  顾生重新走回到无形大门前,把棒子放到了地上,伸出食指放在嘴上狠狠咬了一口,顿时鲜血涌了出来。

  顺着棒子周围,顾生按照印象中的蛇杖,在地上画了起来,中途由于血液不够,他还不得不咬破其他手指。

  铁锈味在狭小空间散开,上千只眼睛开始顺着味道爬过来,它们乖巧的趴在血液上,不大会儿就组成了蛇杖的样子。

  “波!”

  一声轻响,顾生眼前虽然没有变化,可是他却很清楚,大门已经打开了,因为寒冷的气息裹挟了他全身。

  “阿嚏,阿嚏。”

  顾生狠狠打了两个喷嚏,抬脚往前走去,却觉得身上一重,低头看去,发现那些人面蛛正依附在他身上,并向着他手指方向延伸。

  最前面的蜘蛛,已经用大腭把他的皮肤撕开了口子,肆意吮吸着他的血液。

  “你妹啊!”

  顾生暗骂一声,用力甩甩手,把食指上的蜘蛛甩飞,然后用力跳几下,驱赶走身上大部分蜘蛛后,赶紧跑进了隐藏楼。

  刚踏下台阶,顾生就狠狠打了个哆嗦,如果说负一层是冰箱的冷藏,这里就是冷冻,几秒钟的时间,他就不得不紧了紧身上的衣服。

  踩在档案袋上,他脚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,在楼道中回荡着,异常刺耳。

  顾生猛地扭头,身后却是漆黑的墙壁,可是他总觉得身后有人在盯着,那饱含恶意的视线,远比周围的温度要低,似乎能直接把他的内脏冻住。

  顾生心头狂跳,也顾不上其他,赶紧在第一个门上擦了擦,露出了上面的门牌。

  【医务科。】

  鲜红的字体,如同刚刚用鲜血染成。

  顾生推了推门,根本打不开,反倒是泛着寒霜的把手,差点把他手上的皮肤粘下来。

  他只能低头把手先拽下来,然后打算往前探索,此时地上的档案袋吸引了他的注意力,半截纸从档案袋中伸了出来,纸张的右上角,还有张黑白的照片。

  顾生弯腰把档案袋捡起来,发现上面是个容貌娇俏的女孩子,大眼睛很灵动,只看照片也能知道这是个非常开朗的人。

  旁边的简介处,则介绍了这是个护士,在医院上班的时候非常优秀,还曾经被评为了先进个人。

  顾生对这些不感兴趣,他只想探究为什么会对这女人有种莫名的熟悉感,似乎经常见到一样。

  快速浏览了一遍女人的信息,直到最后一行,他额头生出一层细密的冷汗,又在温度作用下,变成了冰珠坠落在地。

  【兹证明此人已死亡。】

  冰冷的文字下,是女人死亡时的照片,同样的容貌,区别却是那双灵动的眼睛蒙上了阴翳,脸上生出了大片的紫斑。

  “死了……这人死了……那每天见到的护士又是什么情况?”顾生喘着粗气,拿着病例的手掌忍不住颤抖。

  那个每天带着诡异笑容,脸上紫斑一天大过一天的女护士,明明还给顾生发过药,甚至她还一只手就带走了李东林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mu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m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