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章 身世之谜_斗罗:这有一把喷子,我没开玩笑
笔趣阁 > 斗罗:这有一把喷子,我没开玩笑 > 第58章 身世之谜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58章 身世之谜

  第58章身世之谜

  “幽冥火,灵魂燃尽!”

  这是她的第六魂技,就在她使用这一招的同时,戴玥衡心中警钟大作,直接使用了第五魂技,白虎魔神变,全身被黑白二色的恐怖光辉笼罩,身形也再度暴涨一圈。

  犹如一头人形猛虎,沿着本能地直觉,悍然冲向了幽冥火中,他已经发现朱艳在哪里了。

  吼!!

  “死!!”

  妖异的面庞看着近在咫尺的攻击,朱艳没有畏惧,甚至没有丝毫表情变化,反倒是戴玥衡此刻的状态很不好。

  痛苦,暴怒,惊恐地神色交织在一起,看起来犹如经历了什么大恐怖一般。

  锵!

  一把长刀,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两人之间,紧接着就是一道金色的屏障将两人的攻击隔绝。

  “够了。”

  “滚开!!”戴玥衡脸上此刻只剩下了惊恐,他的攻击被无敌护罩挡了下来,生命流失的恐惧让他几乎失去理智。

  楚良却没有理会他,甚至没有转身,而是看着朱艳,平静的重复道:“我说够了。”

  嗡!

  近乎实质化的恐怖精神威压降临在朱艳的精神之海,闷哼一声,朱艳此刻妖魅的面庞上却露出了笑容,一缕鲜血从嘴角滑落。

  “你不是希望我帮你杀了他么?”

  “现在不需要了。”

  楚良眉头一皱,他最初确实有这种想法,让朱艳帮他杀了戴月衡,在他的计划中,朱艳也会因为暴露邪魂师的身份而被史莱克抹杀。

  他和戴月衡的恩怨也就此一笔勾销,并且不会有人发现这件事和他有任何的直接关系。

  但直到此刻,他看着朱艳决绝的模样,突然后悔了。

  “来不及了。”摇了摇头,朱艳说道:“现在除非你杀了我,否则我的魂技就不会停下,他必死无疑。”

  “灵魂燃烧是伱帮我猎杀的魂兽,你应该很清楚才对。”

  “我让你住手。”

  楚良的眼神变得前所未有的认真,朱艳看着那双眼睛,迟疑了一下,但还是摇了摇头。

  “小子,你下不了手就让老夫来吧。”玄老的身影出现在一旁,脸色严肃的看着朱艳,完全无视了四周的幽冥火,瞥了眼已经陷入濒死状态的戴月衡道:“好歹毒的魂技,果然是邪魂师,哼!”

  “想不到内院竟然混入了一个邪魂师,这是老夫的失职。”

  “玄老,我可以担保她没有和其他邪魂师一样。”

  “她现在就在杀死一名内院弟子!”玄老脸色一正,哪怕是对楚良,他此刻也不可能有丝毫让步。

  “……”

  楚良看着决绝的朱艳,知道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被破解的死局。

  幽幽一叹,随后将武魂收回,同时也解除了无敌护罩。

  嘶!

  “臭小子!”玄老一惊,他看得出这火焰的凶险。

  幽冥火灼烧到楚良的身体,刹那间,他体会到了戴月衡的感受。

  从灵魂深处传出的剧痛,经过灼烧的地方,皮肤和血肉逐渐变得灰白,犹如尸体的皮肉一般!

  燃烧灵魂,这就是幽冥火的特性,直接用血肉接触的后果是很严重的。

  “你!”始终没有动摇的朱艳神情一慌,周围的幽蓝火焰从楚良身边散开,仿佛在畏惧他一般。

  楚良一步步向朱艳靠近,四周的火焰也在消散。

  直到他站在朱艳面前,幽冥火已经被收了回去,朱艳目光暗淡的低下了头,呢喃道:“为什么?”

  抬手间,那种刺入灵魂的让楚良也不禁眉头一皱,但最终还是忍耐了下来,将面前的女人揽入怀中。

  远处,一道红色的身影默默离去。

  内院弟子中出现了邪魂师,这件事在对于整个史莱克而言不仅仅是被渗透那么简单,更关乎那所谓的万年荣誉。

  片刻之后,楚良和朱艳不出意外的被带到海神岛,等待海神阁会议的结果。

  又过了一个时辰,玄老从海神阁内走了出来。

  “你小子还真是给我惹了不小的麻烦。”玄老有些头疼的看着面前的两人,说道:“学院可以不予追究,不过戴玥衡的伤势恐怕一时半刻好不了,这件事也瞒不住了,她也不能待在学院,你明白我的意思吧?”

  “明白。”楚良点了点头。

  玄老随后表情严肃的看向朱艳,道:“而你,史莱克也不会承认你是内院弟子,如果今后内院弟子发现你彻底沦为邪魂师,我们也不会留手。”

  朱艳没有立刻回答,只是平静的看着玄老,随后脸上露出一抹微笑,道:“玄老,内院的规矩您就不用说了,我明白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至此,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,玄老点了点头之后又说道:“去告个别吧,一个月是最后期限,之后你必须离开史莱克。”

  微微躬身一礼,朱艳转身离开了海神岛,楚良则是留了下来。

  玄老虽然没有明说,但楚良还是看得出来这件事没那么简单解决。

  “唉……穆老出面了,你小子到底还有多少事没告诉老夫?”玄老很无奈,这件事已经在内院引起了不小的震动。

  最严重的还是几乎撼动了史莱克万年来积攒的声誉和规矩,整个魂师界都对邪魂师避之不及,史莱克作为魂师界的超然存在,和邪魂师完全就是两个极端对立的存在。

  而其中最重要的态度是决不允许动摇的,否则史莱克的权威和地位就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!

  “这件事大概是唯一不能告诉您的,其他的说了您也不懂。”

  “滚!”玄老吹了吹胡子,没好气道:“要是再闹出类似的事情,你也给老夫退学吧。”

  楚良露出笑容,他身上的很多事其实都不能说,有些秘密一但说了,问题就会变得无穷无尽。

  离开海神湖,楚良在海参湖畔见到了朱艳和司徒玲玲。

  “切,学院不待也罢,你以后跟我住一块吧,我们好姐妹一辈子!”司徒玲玲拍着胸脯说道。

  “好。”

  温和一笑,朱艳此时的状态格外平静。

  夜幕降临,朱艳在海神湖畔站了一天,楚良挠了挠脸上被蚊子叮的地方,有些奇怪,这死蚊子怎么专找自己,你倒是去叮她啊!

  “唔。”楚良正这么想着,朱艳突然转头看了过来,一时间有些心虚,尴尬一笑。

  “我的母亲当年不愿意遵从家族的安排,和一个人私奔了,然后隐姓埋名生下了我。”

  “我们一家过得很幸福,直到我六岁时,觉醒了武魂。”

  “我的幽冥火让父母很震惊,他们是从史莱克内院毕业的,知道我可能会变成邪魂师,于是母亲希望我能得到家族的认可,将我送回了家族,不过他们把我和母亲赶了出来……”

  “我们一家躲到了天魂帝国北方的一个小镇上,直到几年前,我们还是被邪魂师找到了。”

  呼……

  海神湖面吹来一股热气,楚良却感觉此时朱艳身上那股黑暗气息若隐若现,反而有些冰冷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mu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m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