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4章 雷霆手段_苟在宗门御兽修仙
笔趣阁 > 苟在宗门御兽修仙 > 第304章 雷霆手段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04章 雷霆手段

  对于三人的心里所想,陈庚并不知道,就算知道了也毫不在乎。

  至于那些被他吞噬而亡的暗流下阶修士,陈庚并不在乎,对他来说,能成为他修为的一部份,已经是算他们死有所值。

  叛出暗流之人,死不足惜。

  “对了,”陈庚抬头,想了一下说道,“余家那边,这几日可有动静,没有其他人出入吧。”

  “没有。”三人之中的王国荣摇摇头,轻声说道,“我们一直暗中监控着的,没有什么动静。”

  “嗯,”陈庚点点头,继续说道,“持续监控着,有什么风吹草动第一时间告诉我,这余家余长生,可是万象宗内的天才弟子,必要时候……”

  说到这,陈庚一顿,目光骤然一寒,其话语还未彻底落下,一道幽幽之声,骤然从门外传出。

  “必要时候,要怎么啊?”

  “嗯?!!谁?!”

  陈庚瞬间警觉,浑身寒毛竖起,猛然看向房门方向。

  “碰!”

  下一瞬,房门被粗暴的踹开,余长生的身影映入眼帘,于这黑夜之中,看不清面孔,只有透过其双眸,隐隐看出其中怒火。

  “余长生?!怎么可能?!你什么时候来的,我怎么一点都没有察觉到!”

  陈庚跳了起来,顿时尖锐出声,一滴滴冷汗从额头上流落。

  “这个问题,下辈子再问吧。”

  余长生淡淡开口,寒冷的目光在三个筑基上一扫而过,最终锁定在陈庚身上。

  “呵呵,”陈庚瞬间冷笑,深呼一口气,看着余长生,目光中幽芒闪烁,杀机侧漏,在经过最初的惊慌之过,冷声开口。

  “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过来的,既然你都主动投上门来了,自投死路,也省的我麻烦了,毕竟你们万象宗,在外疯狂猎杀我暗流人员,我也该用你的项上人头,以儆效尤了。”

  话虽如此,不过其心里的警惕却是紧了极致,不敢有丝毫的放松,打算先对其试探一番,于是其对着其余三人使了一个眼色,淡淡开口。

  “这等筑基,你们三个,该不会拿不下吧。”

  王国荣闻言,心里暗暗骂了一句,抬头看着余长生,心里有些无奈苦涩,不过脸上却不敢流露丝毫,于是和旁边两人对视一眼,起身看着余长生冷冷开口:

  “余长生是吧?既然大人都开口了,那就留不得你了。”

  “是吗?”余长生轻笑,拍拍手,撤销了对李明翰和张天文的神识遮掩,顿时两人的身影从余长生背后浮出,向前两步挡在三人面前。

  “三个筑基,没问题吧?”

  余长生看着李明翰和张天文,问了一句。

  “没事,正好可以练练手。金丹都杀过,更何况只是筑基呢?”

  张天文闻言,回头例嘴一笑,对着余长生投过去一个放心的眼神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

  余长生点点头,也没有多担心,三个筑基,最高的一个也只是筑基七重,对于李明翰和张文天两人来说,哪怕是二打三,也能游刃有余,于是没有过多担心。

  “还真是自信。”

  陈庚凝眉,低吼了一句,刹那中,身体爆射升天,破开房顶,站立于夜空之中,低眉冷眼盯着余长生。

  余长生摇头一笑,一身气机将陈庚彻底锁定,凌空一踏,身体同样升空,追上陈庚,庞大的神识,率先向着陈庚覆压而去,更是浑身身躯猛然膨胀,惊人的气血荡开虚空,扩散四方。

  “金丹的肉身和神识……原来这就是你的底气吗……”陈庚瞬间眉头紧皱,深深的看着余长生,目中警惕更重,脸色凝重。

  “金丹初期巅峰,差一丝金丹中期……看来这家伙,这段时间内,又有特殊方法提升了不少修为……”

  余长生同样凝眉,感受着陈庚体内略有虚浮的修为气势,心里有所猜测,挥袖之中,玄龟浮现身旁,屹立虚空,和陈庚遥遥对峙,无形的气势不断的升腾而来,于夜空中缓缓凝聚为两道凌天风暴,瞬间惊动整个皓月城。

  对于这种层次的战斗,其余灵兽,多少都有些更不上了,单独召唤出玄龟,显然更为合适。

  无数道目光,由此投射过来,纷纷倒吸一口气,传出惊疑之声。

  “这是?金丹?!小小的皓月城,竟然来了两个金丹?开什么玩笑?”

  “看其方向,好像是余家那里,余家,什么时候来了一个金丹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皓月城一众势力议论纷纷,彼此吸气,心里猜测不断的同时,又不敢贸然向前,只能暗中关注着。

  对于皓月城来说,筑基都难得一见,更何况是其上的金丹高手,更是难以触摸的存在,因此都怀着敬畏之心。

  就在这万众瞩目之中,下方,属于李明翰,张天文之间的战斗爆发了,而余长生的身躯,也瞬间爆动,气血翻涌之中,手臂之上青筋一根根的爆起,一轮大日,在其身后浮现,耀眼夜空的同时,缓缓融于余长生拳头之上。

  “朝阳破晓拳!”

  顿时,拳光璀璨,带着摧枯拉朽之势,一往无前对着陈庚轰出。

  “血煞九杀劫!”

  陈庚脸色凝重,感受着其中惊人的巨力,低吼之中,浑身血管一颗颗爆起,一道道血雾浮出,笼罩四周的同时,更有惊人的煞气,瞬间爆发,肆虐虚空,一片鬼哭狼嚎,鬼影浮现。

  血雾凝聚为大浪,一浪又一浪,对着冲过来的余长生覆压而去,仿佛天倾!

  “轰隆隆!”

  余长生神色如常冷漠,面对这惊天血浪,直接无视,手中拳光爆开,刹那中石破天惊,风云变幻,第一层浪瞬间崩溃,余长生的身影冲出破出,第二层浪携带着比第一层血浪更庞大之力,再次覆压而来!

  “砰砰砰!”

  轰鸣之声不断,余长生气势如虹,第二层浪再次破开,紧接而来的则是第三层血浪,第四层!

  “千山火焰拳!”

  大地震颤,余长生抬眼,一道道土石形成铠甲,覆盖外侧身躯,化为一个三丈之高的巨人,一拳破开,血浪翻涌崩溃!

  这一夜,皓月城震动!

  “这家伙,明明修为还没到金丹,给我的威胁之感,竟比一般金丹还要浓重许多……此子,若是在给他一段成长时间,那必然成为心腹大患,断不可留!”

  随着余长生的不断交手,陈庚心里惊讶更甚,神色凝重。

  而无论陈庚心里怎么想,余长生此刻心态平和,感受着面前一层一层掀起来的巨大血浪,耀眼的金光骤然从起庞大的身躯上闪耀,本就强悍的肉身得到进一步的强化加持,举手抬足之间,带着无穷之力。

  “神光破体通天决!”

  轰隆隆!

  凭借着千山决和通天决的双重强化,余长生此刻的肉身强度,已达到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,朝阳大日沉浮,千山虚影沦落,于是乎,一双拳头,举世无双一般,只是顷刻,第六层,第七层血浪崩溃。

  直到第八层血浪再一次涌动中,也被轰破之时,余长生脚步方才一顿,眼神微凝,感受到一丝吃力。

  血煞九杀劫,每一浪的威力,相比第一浪几乎翻倍,如今八浪过去,其威力几乎已翻了将近八倍,别看余长生凭借着强悍的肉身破起来看着轻描淡写,其中蕴含的危机,可绝不会如此简单。

  而神通被破八道,陈庚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,微微喘息着,脸色煞白,看着余长生,目中的忌惮和狠辣闪过,于是乎,咬舌一指,刹那中一道血线融于面前正在酝酿的第九浪之中。

  “噗……手段不错,不过这一击,你又拿什么来抵挡!”

  陈庚咳出一口鲜血,其脸色更为煞白的同样,嘴角却是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,其面前血浪翻滚,覆盖天穹,一瞬之中血光大甚,宛若天威,堪比之前再次翻倍的威势酝酿中升腾,最终化为这惊天的第九浪,覆压而去!

  “神通强悍,凭借着肉身还真不一定能抗衡,不过……”

  余长生眉目微沉,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,淡淡开口。任由着这血浪滔天,眼神依旧沉稳,拳头上的光芒缓缓消散,缓缓松拳,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。

  “哒!”声音清脆,配合着余长生平静的表情,在夜空之中格外的响亮。

  “瀚海,无涯!”

  一道幽冷的声音骤然响起,忽远忽近,带着空明飘渺之意,流落夜风之中,话音刚落。

  下一刻,碧波荡漾,一片浩浩荡荡的汪洋大海,闪烁着剧烈的蓝色光芒,在余长生身后骤然降临,带着无尽的浩瀚之威,包涵着天一神水的一丝威能,横无际涯,其上一层层大潮翻涌,声势浩大,响彻云霄。

  其汪洋正中,更是有着玄龟庞大的身躯于其中沉浮镇压,卷动无尽气浪,磅礴八方,对着这覆压而来的血浪,席卷而至,狠狠一撞!

  在其面前,陈庚倾尽全力施展开来的血海第九浪,对比之下,高下立判,两者之间,就宛若湖泊和大海的差距,仅仅只是一瞬……

  血浪没有丝毫意外的崩溃,陈庚身形骤然一跌,脸色大变,踉踉跄跄的稳住身躯,下一刻,瀚海化为天穹坠落,无穷之威爆发,向其压去!

  “什么?!”

  轰隆隆!!!

  大浪滔天,风卷残云,恐怖的威压将陈庚完全笼罩住,陈庚只来得及惊呼一声,身躯完全被这瀚海覆盖,一波波的大潮不断的冲击着全身。

  “呜呜……”

  一道道呜鸣的痛苦之声,不断的从陈庚嘴边,传出,陈庚身躯沉浮,奋力挣扎,窒息之感不断的冲击着其心神,一道血色的小碗,忽然从起腰间浮出,闪烁着血光,骤然变大,将陈庚倒扣罩住,防护在内。

  一层层的大浪从瀚海中翻涌,一波波的冲击这着血色巨碗,巨碗嗡鸣,一道道裂纹迅速遍在其上,最终轰然破碎!

  瀚海褪去,留下的只有浑身沐血,一身骨头断裂大数的陈庚,艰难的支撑于虚空之中,神态狼狈,面容凄凉的看着余长生,目中的怨恨之色,喷薄欲发,而在怨恨之下,则是闪过深深的……恐惧之色。

  方才,若不是凭借着法宝防护,他已在这一击之下形神俱灭!

  “这是什么御兽?!”

  陈庚喘息不断,心神疲惫,语气也透露出虚弱。

  他恐惧的不仅仅是余长生,更是其身旁,收回神通,一脸老态龙钟,怡然自得的玄龟!

  瀚海无涯,不是玄龟的天赋手段,而是其这一次通过天一神水而领悟出来的神通,这还是其第一次施展,其威力从此刻陈庚的凄凉模样,可见一般。

  “居然没死?看来还是有些本事的嘛,”

  看着重伤的陈庚,余长生微微惊讶,感受了一番体内被消耗了大半的法力,摇摇头呵呵笑道。

  闻言,陈庚身躯下一次的一颤,深吸一口气,看着一脸淡然的余长生,心里的恐惧之感,迅速填满整个心神!

  心神各处,只剩下一个念头,那便是赶紧逃!哪怕其还有一战之力,但是此刻,陈庚的心里防线已经被余长生完全击溃,因此其没有丝毫犹豫,稳住身躯后,骤然转身,化为一道长虹飞驰向远方。

  “想逃?你还有机会吗!?!”

  “千念斩,惊神刺!”

  余长生目光骤然一寒,看着陈庚的身影,呵呵冷笑,本就锁定了陈庚的神识瞬间一凝,化为一道道漆黑如墨的闪电,轰击在其心神之内!

  “噗……”

  陈庚身躯肉眼可见的一顿,驻足中腰部一低,一口鲜血喷出,闷哼一声的同时,气息也随之紊乱,却还是强行压下晕乎乎的脑海,继续飞去。

  “水国深渊!”

  不过只是这么一耽误的时间,玄龟再次发力了,随着其呜鸣发声,一道荡漾的水光,瞬间席卷天地,将陈庚的身躯,也笼罩在内。

  一波波恐怖的压力,从四方虚空不断的压迫而来,陈庚脸色大变,身躯骤然一沉的同时,身体也随之僵持,一股强烈的危机之感,在心神内迅速炸开,化为滔天巨浪,不断的冲击回荡。

  而余长生也在此刻,目中杀机暴露,伸手在其面前虚空一握,顿时金光扭曲为黄金长矛,被余长生狠狠握住,随之狠狠一掷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mu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m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