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2章 四阶灵植_苟在宗门御兽修仙
笔趣阁 > 苟在宗门御兽修仙 > 第302章 四阶灵植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02章 四阶灵植

  灵植法,说白了就是和炼丹相适配的一些种植灵药之法,一般来说,这些法门,和炼丹师息息相关,基本上都会一些。

  不过由于余长生的丹道主要是通过加点过来的,因此,就存在了一定的断层,但是想要解决却也十分简单。

  于是乎,余长生心念一动。

  【技能:一阶灵植(800/1000)三阶丹道(150000/500000)】

  以余长生现在的修为,想要提升灵植法的段位已经是很简单,实际上多练几次自然也就上来了,不过余长生选择了更简单粗暴的方式。

  【消耗菁华点200,灵植法提升至二阶!】

  【二阶灵植(0/10000)】

  “继续,”看了一眼需要的一万精华点,余长生心里没啥反应,这点精华点对他现在来说,小钱而已,因此不会有啥犹豫,继续选择加点。

  【消耗精华点10000,灵植法提升至三阶!】

  【三阶灵植(0/100000)】

  “十万精华点,继续提升。”

  余长生微微沉吟,闭着眼睛感受着脑海凭空生出来各种各样的灵植知识,轻轻呼出一口气。

  【消耗精华点100000!灵植法提升至四阶!】

  【四阶灵植(0/500000)】

  “差不多也够用了。”

  余长生感受着眉心传来的涨疼之感,余长生揉了揉额头,目中露出一丝清明,各种各样的灵植之法,种植时需要的手法……杂七杂八的知识,不断的涌入余长生脑海之中,其中包括了一些相应的灵植法术,都有感悟。

  灵植之法,不像丹药一般,对于修为的要求并不算太大,因此提升至四阶,以余长生如今的修为也完全可以发挥出来。

  稍做休整,将脑海中的灵植法消化彻底之后,余长生缓缓起身,向着后院走去。

  整个阳天逸的洞府阁楼实际上是十分巨大的,阵法笼罩之下,整个后院也被单独开辟出来一片巨大的药田,各种灵药在其中茁壮成长,灵气氤氲环绕,供应着阳天逸日常炼药所需。

  将近百亩之地,被划分为若干个区域,有些区域气温惊人,火焰弥漫,也有些区域寒气笼罩,冰霜遍地,更有区域水雾成珠,水泽不断………

  根据不同灵药对生长环境的不同需要,环境也截然不同,各自用阵法垄断,互不干扰,可以看出,光是打造这个灵药园,阳天逸就花了不少心思。

  不过总得来说,药园之内,灵气盎然,药香扑鼻,对于普通人来说,仅仅只是站在这里闻上一口,都可延年益寿,精神百倍,妙用无穷。

  而这一年,为了给余长生炼丹药消耗,这百亩药田,可以是说缩水了不少,留下了不少空地,其余的大多数都是一些年份还未达标的灵药。

  阳天逸打趣所说的一般亏空家底,虽然是夸张之法,却也见得几分真实。

  “师父还真是舍得……”

  余长生微微动容,沉吟之中,走到一片空地上,小心翼翼的从储物袋中取出一颗颗灵药,种植上去。

  “九星草,药效温和,生长环境却十分狂暴,喜欢于干旱炎热之所扎根,将其放在火炎区种植,最合适不过。”

  “七叶寒霜花,七叶带霜,通体冰凉,却生于灵气浓郁的温和之所,因此种植在温灵区,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了。”

  “血灵芝……十年药效,根深而脆,种植时需要格外小心……”

  ………

  脑海之中,关于这些灵植的各种要点一点点浮现,在汇水山中,余长生所采摘到的灵药堪称海量,此刻不停的种植之下,很快,原本空旷的区域,被一颗颗灵药重新填满。

  而在暗中,默默关注着余长生的阳天逸,此刻下巴都要惊下了,表情也从一开始的平静,变成难以置信,最终化为笑容。

  “这家伙的灵植法,也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不堪嘛,这些灵药,移植过来需要的手法和注意事项,有一些我都不太清楚,他居然能掌握着如此清楚。”

  “这么多灵药,居然是百分之百的移植存活率……看来我还是小看他了啊。”

  灵植法,看着简单,实际上里面涉及到的东西,灵植的种植方法,移植需要注意的手法,各种灵植的养护等等等等……

  这其中,若是没有多年的经验和建议,很难如同余长生这般,种植过来百分百的存活率。

  足足三个时辰,直到这片药园大部分空缺都被填的差不多的时候,余长生一直以来所采摘的灵药,也全部移植完成。

  “总算是差不多了……”

  看着面前一大片的药田,余长生呼出一口气,精神一松的同时,脸上浮现一丝笑容。

  “剩下的就简单了。”

  “行雨术!”

  余长生呵呵一笑,拍了拍手掌,下一刻,周围灵气翻涌成雾,不断的凝聚,最终化为一丝一缕的雨滴,落在了灵药之上,不断的滋润着灵药。

  “一直消耗师父的库存也不是一个事,总是要有补充。”

  嘀咕了一句,余长生在这又处理了半天之后,带着凝筑丹告辞离去,前往张天文的住所。

  …………

  “长生你这……我是该怎么感谢你呢?”

  张天文看着手中的丹药,目光慨然,情绪带着一丝复杂的看着余长生,轻声说道。

  “感谢什么,我们师兄之间哪里讲究这些,张师兄能早点恢复灵台,这就是最好的了。”

  余长生呵呵一笑,拍了一下张天文肩膀,将其递过来的储物袋推迟过去,不由分说的说道:

  “行了,如今凝筑丹到手,师兄你早日服用,我就不打扰,先回去了,希望下次见到师兄时候重现方面风资。”

  说罢,余长生向着张天文拱手之后,回了洞府,至于张天文最后的结果如何,余长生也只能默默祝福。

  “唉。”看着余长生逐渐消失在视野中的背影,张天文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后,看着手中丹药,摇摇头精神振奋起来。

  “最后一次尝试了,若是不成,那就只能以此凝结金丹了……”

  一连一个礼拜,万象宗内,再次恢复了平静,一切如常。

  关于余长生等人在汇水山中的事情,终究只是少部分人知晓因此并没有引发多大轰动,而余长生的日子,也难得再次恢复了宁静,养鸡,喂兽,修炼……

  不过万象宗内,对于暗流的行动,却始终未停,最终经过充分的规划之后,由郑天衡亲自出面,彻查万象宗万里范围之内,所有暗流的据点,发布了对暗流这个组织的歼灭活动。

  其理由有理有据的同时,态度也是十分的坚决,更是有着万象宗不世出的御剑峰紫府老祖出面背书,作为后台,震慑出声。

  于是乎,全宗震动,一道道任务被发布,一名名修士出动,遍地于万象宗地域之内的暗探,不断的传来暗流的消息。

  这一切,也让三门六宗之内的其余宗门,以及一众宵小纷纷震惊,有些随之付和,不过更多的,则是保持观望。

  唯一让万象宗感到意外的,也是三门之内的紫虹门,也是这之后进行表态,彻查紫虹门地域之内的暗流势力,一道发现,立即清查,更是发布命令,若有必要,配合万象宗的行动,彼此联合。

  一时间,这让一众保持沉默的宗门势力坐不下了,议论纷纷的同时,有所猜测。

  “紫虹门这是在给万象宗站队啊!暗流这个组织,谁不知道其背后有些玄阴门的影子,如今,先是万象宗发布了对暗流的歼灭活动,现在,更是有着紫虹门的站队表态……”

  “这下子,哪怕是玄阴门震怒,怕是一时间也不敢翻脸了!都需要好好的考虑考虑。”

  “不过,紫虹门什么时候和万象宗的关系如此好了?还是说,这一次也只是巧和?”

  三门六宗之内,还有一些中小势力高层,各自有所交流,从这一件事情中,想了许多。

  “不过也是,这暗流这些年的行事,也是越来越噬无忌惮了,各个势力,早就对暗流深恶痛绝,只不过是忌惮于玄阴门和暗流的综合实力,怒不敢言罢了。”

  “如今,既然有着万象宗率先出面,也算是有了一个领头人,更是有着紫虹门的站队,那么这一切似乎都理所当然……”

  “毕竟,这么一个不确定的组织,是毒瘤的同时,也是玄阴门的眼线,谁都不希望,自家的势力范围之内,有着这么一个组织搅动风云。”

  随着这些念头的通达,于是乎,在紫虹门的出面之后,陆陆续续的,更是有了一些中小势力的出手,发布了一个个对暗流的歼灭行动。

  三门六宗之内,更是又出面了两宗,同样附和着万象宗,借此机会,彻底清查自家势力内的暗流眼线,唯有一些和玄阴门关系不错之势力,仍旧保持观望状态。

  但即使是如此,随着一个个暗流的据点被拔除,一名名暗流修士被各宗劫杀,更多的事情,也随之被爆出,浮出水面,一时间,武洲之内,一片震怒。

  “什么?暗流这些修士,不仅仅利益熏心,更是手段残忍,暗中修炼邪恶功法?!”

  “他们怎么敢的啊?!用一城凡俗之血,修炼他们所谓暗流圣术,换来异于常人的修炼速度?!罪恶滔天,令人发指!”

  ………

  “以上万凡俗之魂,凝聚为血魂金丹?!我就说暗流之内的金丹高手怎么会如此多,我最开始还以为是靠着资源和丹药强行堆砌起来,想不到,竟然是以这种天理不容的邪恶之法修炼而来!”

  “真是该死啊!这种毒瘤,若是不清除,我武洲之内,又如何安宁,亿万的凡俗生灵,又如何安心生活!?”

  “五十年前,瀚水门一夜被灭,全宗范围内所有生灵,无一生还,大地染血,血光滔天,怨气惊人,原来也是这暗流之人暗中出手,目地就是为了帮助这暗流门主突破紫府?!”

  ………

  诸如这一类的消息,也随着各个宗门对暗流的围歼,不断的被爆出,于是乎,一时间内,武洲之内,草木皆兵,暗流的名声一瞬间一落千丈,成为过街老鼠一般,人人喊打,武洲之内,对于暗流的愤怒,在这一刻彻底爆发。

  而这个局面,也是最开始万象宗没有想到了,最终只能感叹,暗流这些年做的事情,确实是天理难容,咎由自取。

  可即使如此,还是有不少势力,大部分都继续保持沉默,观望状态,没有轻举妄动,加入这一场对暗流的灭杀清查行动中。

  更多的人,都看向了玄阴门,等待着玄阴门的态度,而玄阴门,则是诡异的保持沉默,对于外界此事,任由风云卷动,没有任何回应。

  而余长生这边,也是第一时间得到消息,时刻关注着这场行动的进度,更是亲自的参与其中。

  看着手中闪烁的传讯玉筒,余长生眸光闪烁,深深的呼出一口气,喃喃自语:

  “想不到,这暗流背后居然有如此阴暗的一幕,这下子,还真是咎由自取了,有意思。”

  “从我当日,和阎塔对决之时,就感受到了阎塔所修的功法的不对劲和残忍,本以为这只是个例,如今看来,怕是早有勾结。”

  “果然,玄阴门和暗流之中,存在关系,暗流敢在武洲之内做出这些惊人之事,并且这么多年都没有被人察觉到异常,这背后,若是说没有玄阴门的遮掩,显然是不可能……”

  余长生沉吟,想到这,目中寒芒闪过,一抹杀机隐隐爆发。

  “这种伤天害理之事,都能如此噬无忌惮的做出来,暗流!已然有取死之道,确实罪该万死!也罢,这一次就看看,引发众怒的暗流,又能如何继续艰难生存呢?”

  “就是不知道,面对这种局面,玄阴门那边,又是否还会有什么表示呢?是暗中干涉,还是就此放弃?虽然暗流臭名昭著了,不过仍就是一部重棋……”

  “如此放弃,无异于让玄阴门割下一块肉,怕是会格外心疼吧?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mu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m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