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6章 炼化天一神水,铸就大道之_苟在宗门御兽修仙
笔趣阁 > 苟在宗门御兽修仙 > 第296章 炼化天一神水,铸就大道之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96章 炼化天一神水,铸就大道之

  天一神水所在之处,十分讲究,正好是汇水山中心地底,八河交汇之处,从汇水山上下来,需要潜入不少时间。

  而眼下,既然天一神水到手,余长生倒是紧绷的心神也完全放松下来,趴在玄龟背上,吃下丹药,恢复着一丝法力后,万灵决运转,迅速调整着状态。

  作为顶尖功法,万灵决确实是有诸多功效,在恢复这方面,更是得天独厚,因此时间不长,余长生状态就好上不少,枯竭的神识也有所缓解。

  “阎塔死了,原来是玄阴门之人,看来暗流和玄阴门之间,确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”

  龟背之上,余长生一边修炼着,一边思绪活跃,浮想联翩。

  “不过,我和暗流或者玄阴门之间,貌似也没有什么冲突才对,无缘原故,为何会追杀于我呢……”

  余长生沉吟,内心浮现各种猜想,若有所思,目光内精芒一闪。

  “暗流不做没有利益的事情,其背后的雇主,想必是和我有着深仇大恨,所以这才宁愿花大代价,甚至不惜请金丹出手……”

  “有这个财力和仇恨的,想来想去,似乎也只有杨家了……那么,会是他们吗…”

  余长生喃喃自语,一瞬之间,想到了许多,排除其他可能之后,最有可能做出这件事情的,也唯独有杨家了。

  “杨家……”余长生沉默,半响后摇摇头,目光一抹狠色闪过,“还有暗流,这个组织,存活了这么久,也该灭绝了。”

  “至于玄阴门,看其模样,那阎塔估计还是其中天骄,身份不小,不过在这汇水山中,也没有其他人碰见,暂时倒是不用担心出现什么问题。”

  三门六宗之内,也就属玄阴门最为神秘,此门弟子出世并不多,但是实力,真要排个名的话,应该是属于三门第一。

  这不仅仅是因为玄阴门创建最早,底蕴深厚,更是由于此门弟子之中,杀性太重,其主修的功法,也是偏重血腥煞杀之类,这点,从阎塔的出手,就足已看出一般。

  特别是此门掌门,几乎是一脉单传,相信以杀证道,其门下弟子,自然也是杀戮不小,出手狠辣,其战力,相对的也最为强横。

  因此,也让其余两门颇为忌惮,和玄阴门对峙,形成一个微妙的平衡。

  “罢了,这些恩怨,等到日后实力强大起来,自然都可以解决。”

  “至于现在,天一神水到手,那就抓紧凝聚九层灵台,达到筑基巅峰后,争取早日之内,突破金丹。”

  余长生摇摇头,心里打定主意后,双眼闭合,呼吸再次恢复平稳,万灵决一波波的运转着。

  此战,金丹期的阎塔陨落于自己之手,可以说是玄龟的功效功不可没,也让余长生,对于这头顶尖灵兽,有了更多的了解。

  “还有彩星鹿和金翅大雕。层次也有些弟了,得抓紧时间提升啊……”

  很快,时间流逝,等到余长生恢复的差不多之时,随着周围越来越亮堂,玄龟也彻底浮出水面,耀眼的天光透过云雾,照耀在湛蓝的湖面上,一眼望去,风平浪静的中心,水泡翻起,露出一人一龟的身影。

  “呼……”

  余长生抬头,深深的呼出一口气,伸了一个懒腰,神色放松。

  虽然有着玄龟的防护,在水下倒是也没什么事情,但是终究环境给人一种压抑之感,不如地面上自在。

  “终于出来了,恍如隔世啊。”

  余长生嘿嘿一笑,环视一眼此方,有些慨然开口。

  “好好的将你的状态调整到巅峰,就在此地,借助汇水山的特殊地形,炼化这天一神水,成就你的第九层灵台。”

  玄龟苍茫的声音在余长生脑海中回响,余长生点点头,恢复正色。

  “水国深渊!”

  玄龟大嘴一张,呼啸之中,狂风席卷,周围的云雾都被牵引过来,平静上的水面突生波澜,一层层涟漪卷起,形成一道道漩涡席卷,淡淡的蓝光以玄龟为中心,将周围一片范围笼罩其内,化为领域。

  蓝光之内,一片朦胧,神识不可探查,隔绝之力将此地和外界风离,云雾缭绕,不过从外界来看,没有任何异常。

  玄龟嗡鸣,发出之声,似蛇非蛇,似龟非龟,和天穹之上的云彩相和,于水下的暗流相涌,更是带着莫名的道蕴,传遍八方,天地灵气骤然受到吸收,形成一道道灵气漩涡,向着余长生这轰鸣而至,笼罩周身。

  余长生身躯一震,只觉得呼吸之中,都轻快了不少,心神沉浸之内,万灵决运转更为顺畅,陷入一种玄妙的状态。

  见状,玄龟张嘴,吐出一滴晶莹剔透,缓缓散发着七色之光的水滴,于这湖面上沉浮。

  出现的一瞬,原本平静的湖面骤然下沉,这水滴似有万钧之重,带着浩瀚无垠之意,起伏之中,灵气漩涡被牵引过来,以一种疯狂之势,涌入这天一神水之中。

  好在有着玄龟提前布下的领悟,因此这些异象,都被收敛其内,并没有引发轰动。

  余长生深吸一口气,心神完全吸收过去,而玄龟也是目光一凝,千万道蓝色霞光,卷动一条条水流,在虚空灵动着缠绕着,纷纷涌入这天一神水之中,似在炼化。

  顿时,天一神水震颤,更为剧烈的七色之光一阵阵闪烁。

  “给我一滴你的心头之血。”

  玄龟的神念穿入余长生脑海中,余长生点点头,没有犹豫,伸手在心脏之处一拍,脸色一白的同时,心脏猛然一抽,逼出一滴心头之血,张嘴一吐,飞向那天一神水。

  “嗡嗡嗡……”

  天一神水震颤的更为剧烈,原本的七色,迅速染上一层淡淡的红芒,属于余长生的气息,于这天一神水之上一波波爆发。

  “炼!”

  蓝光闪烁,骤然变幻为一朵朵蓝色的火焰,将这一滴天一神水团团包裹,不断的燃烧着。

  随着时间的流逝,天一神水原本的七色之光缓缓熄灭,整滴神水,变得无色,只是晶莹剔透中,夹杂着一点点的血纹,那是余长生的心头之血所刻画。

  “就是现在!张嘴,将这天一神水吞下!”

  玄龟双目猛然开瞌,迅速开口,天一神水在空中划出一个弧线,向着余长生飞驰而去。

  余长生毫不迟疑,嘴巴一张,天一神水顺势落入,更是带着近乎磅礴的灵气,一股脑的涌入其体内。

  万灵决疯狂运转吸收,一股饱腹之感迅速传来,余长生身躯骤然一沉,闷哼一声,喉结一动,将这天一神水吞服下肚。

  肉眼可见的,原本匀称的身躯膨胀开来,胖上一圈的同时,肌肤也闪闪发光,透露出晶莹剔透之感觉,如同水晶一般,浓郁的灵气自动环绕周围。

  一点点鲜血从余长生口鼻耳朵,包括眼眶中不断的溢出,撕裂之感席卷全身,余长生感觉其吞下的,不是一滴水滴,而是一片汪洋之海,近乎狂暴的力量在体内五脏六腑不断的冲撞着。

  筋脉更是被强行扩大,一点点裂开,更是有着天地灵气,从这山中各处,从这湖水之中,疯狂的涌来。

  原本筑基八重的修为不断的攀升,第八层灵台迅速被填满,彻底凝实。

  “坚持住,通过契约,将多余的能量传递给我!

  这天一神水,一滴可比汪洋之海,让他洗刷你的身躯,对你的肉身来说,将是难得的锤炼,这种机缘,置于死地而后生!”

  玄龟低吼,身躯膨胀起来,余长生艰难低头,感受着灵魂深处的天道契约,控制着天一神水之力传递于玄龟。

  更是也有小部分,透过其余的三张灵兽契约,传递到赤炼狱龙,彩星鹿和金翅大雕身上,其浩瀚的力量,虽然三者还在沉睡之中,却也轻易让和金翅大雕突破,推向二阶巅峰!

  随着这能量有了一个发泄口,余长生身躯骤然一松,而则是玄龟轻颤,天一神水之力洗刷着身躯,滋补着其亏空的本源,原因略显萎靡的精神,顿时一震。

  灵气疯狂涌入,一滴天一神水的虚影,缓缓凝聚于余长生气海丹田中心,稳稳落在那八层灵台之上。

  紧接着,天道御兽契约震颤,一股股玄妙的气息爆发,化为蓝光将这一滴天一神水包裹,于是乎,天一神水缓缓摊开,蓝光闪烁中,紧紧铸在这第八层灵台之上,强行为其增高,化为第九层灵台!

  “轰隆隆!”

  闷雷之声在余长生体内响动,浑身的骨骼在这冲刷之下一点点破碎又重组,每一次都变得更为坚韧,本就强横的肉身,更是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迅速提升。

  原本受到桎梏的修为再次突破,气海丹田之内,八层灵台齐齐一震,而第九层灵台虚影,也随着天一神水的彻底炼化,彻底浮现,随着天地灵气的填充,不断的凝实着!

  修为也在这一刻,没有丝毫阻碍的突破于筑基九重!并不断的向上攀升,不多时,已达到筑基九重巅峰!

  一股通透之感,油然而生,而外界的风暴,也在这一刻达到了鼎盛,哪怕有着领域的遮掩,却也露出一部分,暴露于汇水山。

  于是乎,风云倒卷,灵气成漩,湖面之上大浪覆盖天地,一股股浩瀚之意荡开,惊动山林,无数灵兽低吼,向着汇水山中心趴下低头,似在膜拜。

  “咔擦咔擦……”

  直到某刻,某种桎梏被打破,虚无之中灵气骤然消退,余长生身躯蓝光闪烁,如同水波一样荡漾开来,原本黑色的瞳孔,也沾染上一抹湛蓝之色,。

  一身的修为,更是凌天而动,搅动风云,仅仅只是筑基巅峰的气息,却给人一股深不可测,犹如汪洋大海一般的深邃之感。

  最为惊人的,是其肉身,一片通透,举手投足之中,带着万均之力,天地道蕴自然围绕身躯,恐怖的威压甚至引发虚空震颤。

  “修为还是筑基巅峰……但是肉身,已然被锤炼到了金丹层次……”

  “天一神水,不愧是天地至宝。”

  余长生双目开瞌,缓缓吐出一口白色赤练,面前的空气震荡,感受着体内浩瀚的气血和盎然的生机,一抹微笑缓缓浮现在余长生嘴角。

  “以天一神水铸造你的第九层灵台,打造你的大道之基,更是全方面淬炼了你的肉身和神魂,再加上你的第八层灵台有着我的半圣命格开辟,接下来你的道途,该是一片通透了。”

  玄龟呼气,刹那中风云变幻,所有的波动被都其一口吞下,身躯缩小,回到余长生的旁边,淡淡开口。

  余长生闻言,脸上浮现一丝恭敬之色,对着玄龟感激说道:“多谢前辈,大恩不言谢,此等造化,长生铭记在心,没齿难忘。”

  “不必如此客气,既然选择了你,那么就算为了我,这也是应该的。”

  “毕竟,只有九层灵台,才可称为真正的天骄,日后方才走的更远。”

  玄龟轻轻摇头,亏空的本源得到补充,其身体状态,给余长生的感受好上不少,原本略显得虚浮的气息,凝练不少。

  看的出来,这一次的造化,对玄龟的帮助同样不小,因此其心情似很不错,语气中也带着一抹轻松之意。

  “如今,你已达到筑基巅峰,那么接下来回去后,准备准备,就可以考虑结丹了,记住,结丹至关重要,不可草率,轻易尝试。”

  再次叮嘱了一句后,玄龟便化为一道流光,回到余长生的内景之中。

  这一次,他吃的有些撑了,需要睡上一觉好好消化消化。

  “呼……”

  闻言,余长生点点头,若有所思,感受了一番体内奔腾的气血和修为后,摇头一笑。

  “若是我愿意的话,突破金丹只是一念之中,不过既然玄龟都如此说了,那倒是不着急,回到宗门,有了万全的准备之后,在尝试突破吧。”

  “就是不知道,我现在的战力,已达到咋样的地步,毕竟,九层灵台的筑基,相比寻常的金丹,不见得弱上多少。”

  余长生心里喃喃自语,目中神色明亮,摇摇头,找准方向下山而去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mu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m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