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4章 守株待兔_苟在宗门御兽修仙
笔趣阁 > 苟在宗门御兽修仙 > 第294章 守株待兔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94章 守株待兔

  玄龟的语气明显多了一丝激动,呼吸微不可查的急促了一些。

  “我能感受到,这下面,天一神水的气息十分强烈……”

  作为水中顶级的灵兽,对于这种水属性的天材地宝,玄龟自然有着独特的感应。

  而汇水山的特殊的地形,又能将这种感应加持到极致,不仅仅是这方面,甚至是其战力,修为,都会得到相应的增强,可以说,玄龟在这片水域中是如鱼得水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,其全力爆发出的一击,能灭杀紫袍修士的原因,当然,其中最主要的,也还是因为其这一击耗费了其本源之力,想要再次发出,显然不现实。

  “好的。”

  听到玄龟的话语,余长生深吸一口气,不在犹豫,挥袖中玄龟从内景浮现,浮于水面。

  “上来吧。”

  玄龟沧然回头,看着余长生,淡淡开口。

  余长生微微犹豫,闻言轻轻吐出一口气,点点头,一跃跳上了玄龟宽大的龟背之上,一股冰凉之感,从脚底向上,不断的冲击着余长生的心神。

  “踩在我身后之人,你还是第一个。”

  玄龟龟头转动,看了一眼余长生后,如此说道。

  余长生沉默,脸上露出一丝尬笑,挠了挠鼻头。

  “呵呵,不碍事,扶稳了,这地下,可是暗流涌动的很啊。”

  玄龟轻轻摇头,呵呵一笑后,也没有在意,四肢游动,低头一扎,沉去水面。

  “咕噜咕噜……”

  一层淡淡的光幕将余长生笼罩,随着入水,光线也随之一暗,余长生能明显感受到,从水面上感受的平静,在这一刻荡然无存,水流的波动,在这一刻格外的明显。

  而随着高度的下降,四周水流的冲刷就却发强烈,以至于后面都能听到明显的洪流之声,犹如闷雷炸响在耳边。

  哪怕以余长生筑基的修为,都感受到强烈的撼动之感,好在有玄龟的防护,这种撼动之感大多都被隔绝。

  而玄龟的气息,也在这深水之中,越发深邃起来。

  光线不断的变暗,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也在这一刻变得模糊,四周的一切渐渐不可见,只有周围湍急的水流,证明一人一兽,还在继续下潜。

  周围偶尔有些灵兽出没,不过在感受到玄龟的气息之后,也仅仅只是观望,便迅速离开了。

  到了后面,已经深不见底,光亮在此刻,已然失去了存在的空间,只有黑暗中偶尔浮现的猩红兽眸,证明此地的不平凡。

  浓郁的黑暗,成为了此地惟一的主旋律,就叫神识,在此刻也受到极大的压迫感,难以离体。堪称恐怖的水压,一波波的冲开,余长生只是感受一番,就暗暗心惊。

  和余长生的默默咂舌不同的是,玄龟的状态明显要兴奋不少,近乎贪婪的吸收这四方的水流,修为气势,也以一个匪夷所思的速度上升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直到远远隐隐传出光亮之时,余长生精神一震,而玄龟也在此刻停滞下来,躲在暗处默默观望。

  “我就说怎么能感受到天一神水的气息,原来是有人在不断的破开天一神水的伴生防护,以至于气息泄露才被我感应到。”

  玄龟的神念传响在余长生脑海,余长生一愣,眯着眼睛极目远眺,终于是看清下方的景象。

  下方,血光荡开,在这黑暗之中格外明显。而血光的中心,明显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,而被血光包裹着的,是一片七色水光,七色水光的源头,则是一颗与众不同的水滴。

  这水滴,犹如眼泪一般,晶莹剔透,散发无量之光,仅仅只是看到一人,就不由自主的沉迷其中,屹立于虚空,似有万钧之重,坚如磐石,

  “这是,天一神水?!”

  余长生倒吸一口气,目光带着一丝恍惚之意,看着那水滴,心神都被完全吸收,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掌,向其方向摸去。

  “嗯?醒醒!”

  玄龟冷哼,其声化为滚滚天雷,炸响在余长生脑海之中。

  “呼……”

  余长生猛然一个激灵,双目中的痴迷倒退,脸上浮现一丝羞愧之色,对着玄龟低头拱手。

  “自古天材地宝,都带着天然的吸收力,你修为尚浅,沉迷其中倒也正常。”

  玄龟嗡声开口,并没有在意余长生的失态,目光掠过天一神水,落在其前方的身影之上。

  “不出意外,之前那个金丹修士的主人,就是这位了,他的身上,我感受到了那个金丹的命魂气息。”

  “哦,是吗?”

  余长生闻言摇摇头,目光带着一丝神石,吐出一口浊气,看向阎塔。

  好在此地黑暗,对于神识也有着极强的压迫感,又有着玄龟的掩饰,对于余长生的到来,对方显然没有一点察觉。

  “看来盯上这天一神水之人,可不止你一个啊,不过也多亏了他,看其模样,最多再过一天,这天一神水的自主防护就要被磨灭了。”

  “届时,也省的我们再麻烦了,现在,就慢慢等吧,等到时机合适,出手抢夺。”

  玄龟淡淡开口,话音落下,四肢也缩在龟壳之中,身上的气息,在这一瞬全然消失,和四周环境融为了一体。

  “龟息术……”

  余长生心里轻声呢喃,在龟息术的笼罩之下,就连同他的痕迹,也仿佛彻底消失在这世界上,除非修为远超于他,若是不然,都将难以探寻。

  “紫袍修士的口中的少主……”

  余长生幽然的看了一眼心神完全沉浸在磨灭天一神水的阎塔,下一瞬闭上眼睛,精气神全都调整至巅峰状态,严阵以待。

  事情都到了这一步,自然是没有了退缩的可能。

  更何况,余长生也感受过下方阎塔的气息,金丹初期,但是比寻常的金丹初期要浑厚不少,不过在这深水之地,优势在我,再加上猝不及防之下,并非不能一战。

  “天地至宝,有缘者得之,先等等吧,等天一神水彻底出世之时,也就是出手之时……更何况,我们之间还有如此仇怨呢……”

  “滋滋滋……”

  时间一点一滴缓缓流逝,深水如渊,黑暗之中,七色水光在血光的侵蚀之下,点点磨灭,露出其中天一神水的光华,如梦似幻。

  “快了,快了……”

  随着七色水光的磨灭,阎塔原本平静的神色,也难以掩饰的浮现一丝激动之色,呼吸微微急促,目光中的炽热,越发强烈。

  阎塔全部心神都投入眼前的天一神水之中,以至于,面对余长生熬中的到来,丝毫没有察觉。

  而同样心神荡漾,激动之人,也还有暗中观看着的余长生。

  七色水光一点点被磨灭,露出的天一神水的气息,越发被其感应,带着浩瀚无垠之意,散发七彩梦幻之光,感受其波澜,心生涟漪,圈圈荡开。

  任谁一眼望去,都会有所明悟,此乃天地至宝,价值更是难以估量。

  余长生有强烈的预感,有了此宝,足够自己的玄龟进一步提升,甚至于修为,灵台也借此飞跃突破。

  “来了!”

  随着最后一层七色水光彻底磨灭的同时,玄龟嗡鸣一声,声音在余长生脑海中炸响。

  与此同时,阎塔露出的炽热之色,在这一刻达到了鼎盛,近乎痴迷的看着露出庐山真面目的天一神水,缓缓伸手向其伸去。

  “天一神水……是我的了,也不免我在这坚守半年了。”

  阎塔心生激荡,目光激动的看着天一神水,身躯也在微微的颤抖着,就在其伸手,想要触摸到天一神水的一瞬,忽然神色一动,脸色一变,猛然转头看向后面,手臂抵挡在前。

  水波荡开,在这深渊之内,一股巨力向着阎塔冲击而来,余长生的身影于水流中冲出,手中的黄金长矛,狠狠对着阎塔一掷!

  轰隆隆!

  枪出如龙,卷动八方,此方水域暗波涌动,阎塔脸色大变,露出领导和难以置信之色,猝不及防之下,手臂艰难抵挡在前,将这黄金长矛抵挡住,身躯也在水流中倒飞出去,闷哼一声。

  “你是谁?”

  不过阎塔毕竟是金丹高手,虽然防不胜防之下被偷袭了一手,但是其恐怖的实力摆在那里,这一击并未对你造成多少伤。

  而让阎塔惊讶和意想不到的,也仅仅是在这鬼地方,居然还能遇到他人,毕竟,要直播此地隐秘,四周剧烈的水压几乎可以顷刻摧毁一个筑基修士,金丹也坚持不了多久,寸步难行。

  而他若不是有着相应的宝贝用于对抗,也不可能在此地坚守如此久。

  眼看一击未果,余长生也不意外,面对阎塔的惊讶并不言语,而是挥袖之间,右手手掌一握,刹那中耀眼的金光闪烁,缓缓凝聚成一杆锋芒毕露的黄金长矛,散发无量之光,再次呼啸着向其掷去。

  “余长生!”

  阎塔目光一凝,双手一挥,施法捏决中散发无尽血光,这血光翻涌,在这深水黑暗之地显得格外妖异,凝为一朵一朵代表灾难和厄运之花,缓缓绽开。

  “血花开彼岸!”

  嗡嗡嗡……

  波涛汹涌,一朵朵的血花不断绽放,无尽凄凉,更有凌天的血煞之气,骤然爆发,将余长生的孤注一掷之下的黄金长矛没有丝毫阻碍就破开。

  不过余长生神色沉静,冷眼看着阎塔,他本就没想着能真正凭借偷袭伤害到他,而只是为了真正的杀招拖延时间罢了。

  “灵兽四极阵!”

  轰隆隆,话音刚落,东南西北四方,四道惊人的气势一瞬爆发,卷动水域虚空,东方之位,彩星鹿于其中浮现,一对鹿角蜿蜒盘旋,散发无尽的青光,光芒所覆盖之处,一颗颗惊天之木,凭空生出,自成一方。

  而在彩星鹿对面的西方方位,赤炼狱龙身躯盘旋,仰天咆哮,龙吟之声震荡不断,一团团炽热的火焰骤然浮现,照亮十方黑暗,和彩星鹿遥相呼应,顺着那惊天巨木,熊熊燃烧。

  南方方位,金翅大雕双翼挥舞,锋锐的双目之中精光闪烁,一团团巨大的狂风不断的凝聚,搅动水流,掀起巨大的波澜,这这狂风之下,彩星鹿所凝聚的巨木倾斜,赤炼狱龙散发的火焰更为剧烈。

  而处于最北方之位,则是玄龟镇压,淡漠的兽眸之中,微微闪烁着红芒,粗壮的四肢只是轻轻一荡,顿时脚底之下湍急的水流凝聚为一团团的漩涡,托浮起身躯,越显高大。

  更是有着无尽的蓝光,笼罩此当水域,蓝光之内,水流停滞,惊人恐怖的气息不断的酝酿中升腾。

  正是完整版的灵兽四极阵!

  “风火水木!灵兽四极,起!”

  余长生脸色一阵苍白,忍下脑海中的眩晕,感受着体内疯狂流逝着的法力,神魂之力,以及肉身之力,微微喘息着。

  这还是余长生第一次四只灵兽全力召唤出来,其一瞬间换来的战力,恐怖无比,已达到金丹层次,但是消耗,确实是十分惊人,仅仅只是几息,就感受到力不从心。

  “不行,最多坚持一分钟,得速战速决!”

  余长生摇摇头,目光发狠,看向处于惊愕中的阎塔,双臂向下一压!

  “轰隆隆!!”

  水流炸开,露出一个巨大的空洞,大浪再次翻涌中,将此地原本一朵朵绽放的血花,轰然破碎!

  “噗……”

  阎塔脸色刹那一白,神通被破,修为紊乱之中,一口鲜血喷出,喷洒虚空,脸色惊异不定的看着余长生,刚想动身,却发现周围的虚空,随着玄龟散发出的蓝光笼罩,早已被封锁。

  阎塔深吸一口气,压下心里的惊骇之意,眉目低沉,看着余长生,目中杀机彻底爆发,更有猩红的煞气,在身后骤然升腾,顷刻就凝为一道浑身血色的巨人之影,镇压虚空。

  “咔嚓咔嚓……”

  空间浮现漆黑的裂缝,从中吹出剧烈的血风,于是乎,风暴在起,阎塔的身影猛然膨胀起来,低吼一声,目中猩红之光闪烁,暴虐之意明显。

  “我不去来找你,你反但是主动送上门来了,既然如此,也省的我麻烦了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mu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m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