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5章 再见暗流_苟在宗门御兽修仙
笔趣阁 > 苟在宗门御兽修仙 > 第285章 再见暗流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85章 再见暗流

  这种一次性地图,商家为了防止客人进行二次传播,自然是设置了相应的禁制,读取一次之后就会自动销毁,因此余长生也不意外。

  离开店铺之后,余长生也没多耽误,就回了古沉采药团。

  “这位公子,可否方便问问,诸位想要去汇水山,可是寻找什么,如此,我也提前了解,有个准备。”

  刚踏入阁楼,前庭之内休息的白紫沉忽然提声发问,态度恭卑。

  “这个……进入其中,是打算找一味药材。”

  余长生一愣,回头看向白紫沉,想了想解释了一句。

  “哦,好,这样啊。”白紫沉点点头,心里了然,没有继续追问是什么药材,有些事情,如果余长生他们不说,他自然也不会不识趣的去问。

  “嗯。”

  余长生答应一句,也没有继续交谈的兴趣,撇了一眼白紫沉后,向着后院房间走去。

  白紫沉摇摇头,看着余长生的背影,在其看不到的角度,眼神深邃,若有深意。

  …………

  另一边,小镇西南角落,一片连在一起的屋舍之内,一片阴影之中,一左一右,两道声音在黑暗中流出。

  “这个单子,我们暗流并不想接,你要刺杀的对象,这些可都是来头不小。就算接下,风险也太大。”

  一道声音阴沉,发声之人一身黑袍,面部笼罩在黑暗之下,看不真切,他坐在那里,悄无声息,就仿佛彻底和环境融合在了一起。

  话音落下,另一人似乎有些诧异,于是轻笑两声,说道:

  “你们暗流,不是号称只要钱到位了,什么人都杀吗?怎么,几个筑基修士,就让你们退步了。”

  声音浑厚,同样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,一身白跑,面容不可见。

  “不一样,”暗流的黑袍修士缓缓摇头,沉声回答,“你所选择的对象,可是宗门之内的核心翘楚,真要杀了,给我们带来的麻烦,可是不小。”

  “那你处理好不就行了?只要事情做好了,价格不是问题。”白袍修士继续出声,似是想到了什么,抬头目光透过黑暗,紧紧盯着暗流修士,带着你起玩味的笑道:

  “更何况,你们暗流背后,不是有着玄阴们这种庞然大物嘛?这武洲之内,是有什么能让你们害怕的。”

  黑袍修士闻言,眼神刹那一凝,深深呼出一口气,片刻之后又平静下来,淡淡开口:

  “这件事,我们可从没有说过,你要是这样认为,那也随便吧,”

  “或许吧。”白袍修士摆手,并不在意。

  黑袍修士沉默,半响之后抬头深深的看了白袍修士一眼,说道:“这个单子,我们暗流接了,价格方面,就按照你说的,一分不能少。”

  “这是自然。”

  白袍修士闻言,微笑着点头。

  “还有一件事,你是因为什么原因,而想要刺杀他们,这个,我们暗流得知道。”

  黑袍修士点头,停顿了一下,继续开口。

  “生死仇怨。”

  白袍修士蹙眉,半响之后淡淡开口回答。

  “好……”

  话音之中,白袍修士的身影缓缓消失,只留下黑袍修士留在原地,若有所思。

  片刻之后,黑袍修士凝眉,缓缓呼出一口气,拿出通讯玉筒,传递着什么。

  “阎塔公子,暗流接下了一个单子,对象是……”

  ………

  “还需要公子多加注意。”

  与此同时,汇水山地底,一处水流交汇的地底空间,浓厚的水汽蒸腾而上,弥漫了整个地底空间,奔腾的河水翻涌着,如同闷雷炸响,河水之上,一道修长的身影在水雾之中隐现。

  这道身影面容英俊,是一个青年男子,紫色的长袍覆盖混身,本是俊美的容貌,却不知是何种原因,总带给人一种阴冷之感,更有浓厚的血煞之气,从其身上不断散发,惊扰虚空。

  正是那暗流修士口中的阎塔。

  “有人发布任务,刺杀万象宗一众之人?其中包括了峰主弟子,以及三阶炼丹师,还有万兽楼分楼楼主?

  倒是有趣,若是有机会,倒是可以去看一看。”

  半响,阎塔放下玉筒,轻声呢喃了一句,将此事放下后,随便回复了两句,继续闭上眼睛修炼,随着其呼吸频率,一阵阵玄妙的气息流落,其底下的河流似乎也受到影响,按照特殊的旋律奔腾向前,时缓时急……

  ………

  次日,伴随着天边第一缕霞光照耀于小镇,原本略有安静的小镇再次热闹起来,若是仔细聆听,能够听到从远方奔腾而来的水流之音,络绎不绝,恍若一首气势磅礴的交响曲。

  “几位公子都准备好了的话,那现在就上山吧?”

  古沉采药团店铺门口,白紫沉早已等候着,待到所有人都来齐之后,对着张天文说道。

  “行,走吧。”

  张天文回头看了众人一眼,点点头回答。

  “好,”白紫沉点点头,沉吟了一下,正色说道,“既然收了你们的钱,那么我肯定也会尽全力带好你们。”

  “不过,我丑话说在前面,这汇水山中凶险万分,你们最好还是跟在我身后,不要乱跑,我会在我能力之内尽量保护好你们,若是不然,因为你们的原因,而招惹上一些没必要的麻烦,我那时候可不一定能帮上忙了。”

  白紫沉话语委婉,但是神态认真,其中话语含义,十分明显。

  “好的,自然是如此。”

  张天文点点头,对于这话没有其他意见。

  李明翰闻言则是轻轻一笑,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。

  五人的修为都比白紫沉高,对于保护这一说,还真有些不在意,充其量也就是看着白紫沉熟悉路途,能够少走一些弯路罢了。

  交代完这些之后,白紫沉也没有多做耽误,于是起身向着山上出发。

  随着越靠近汇水山,周围也渐渐升起一层淡淡的水雾,四周的水泽之气,也越发浓密起来。

  四周的人烟逐渐稀少,随着巨树参天而起,鸟鸣自然之声渐渐取代尘世的喧哗,一行六人,不断向着汇水山中深入。

  “汇水山很大,绵延八百余里,既是一个宝地,也是一出凶险之所。”

  “如今我们能探查的,也就是外围区域罢了,更深入的地方,就不是我们能进去的了,而哪怕是外围,也是存在不少的凶险,诸位公子或许修为惊人,但是也不可大意。”

  “我不清楚你们具体要寻找什么药材,我就按照我的经验,带领着你们在这汇水山外围转一圈,若是没有,那就在想办法。”

  白紫沉走在最前面,一边清理着面前的杂草,一边说道。

  “你们最好紧紧跟着我,想要离队的话,也提前说之声,哪怕是外围,二阶灵兽也是常见得事情,若是不好,还能遇到三阶灵兽,那才是要命的。”

  白紫沉嘀咕着,撇了一眼身后的五人,缓缓摇头。

  “还有就是,此地的水汽很重,而且很不一般,对神识具备相当强大的阻碍作用,山水更是存在很多水泽,一不留神就会踏入,所以也要多注意脚下。”

  “这汇水山下,可是暗流涌动的,因此不小心被卷去水泽之中,搞不好就被暗流冲刷到哪里去了。”

  作为采药团的第一采药师,白紫沉还是很有经验的,喋喋不休的给众人交代了许多注意事项。

  “这个是驱灵散,洒在身上,能够有效的避免一些毒虫的叮咬,对于驱兽也有一些作用,都洒在身上吧。”

  白紫沉说罢,从储物袋中拿出五个玉瓶,丢给了五人。

  五人接过,余长生轻轻打开,轻轻的闻了一下,凭借着药理知识确定没有问题之后,对着其余人点点头,这才洒出一些在身上。

  见状,白紫沉面色平静,说道:“放心,这里面放了一味这汇水山内特有的药材,这药材也是此地灵兽毒虫所厌弃的。”

  “因此洒了这驱灵散,自然就会散发出这种药材的清香,让那些毒虫自动避开,也算是省一点麻烦了。”

  “这玩意,可是我们古沉采药团特制的,其他地方可没有。”

  白紫沉说着,脸上浮现出一丝自得之色,微微昂首。

  “好。”

  张天文笑了笑,随口称赞了两句,目光在周围不断环视,寻找着一切目标。

  一路上,几人抱团,一路走走停停,有着白紫沉带路,倒是确实没有遇到多大麻烦,就算偶尔有灵兽窜出,也被迅速解决。

  好在几人抱团,聊聊走走,倒是也不算寂寞无聊,凝筑草的痕迹没有找到,但是其余的灵草,倒是收获了一些,这让余长生心情愉快,感觉这一趟倒是不算白来。

  “青花七叶芝,炼制三品丹药青芝丹的主药,不错,竟然在这遇到了,”

  “水气藤星,炼制二品丹药冰心清台丹的药材,好好好。”

  “灵泽草,可以作为投喂灵兽的日常温养药,居然有这么一大片……”

  ………

  无论其他人怎么想,至少余长生这边,收获却是不错的。

  凭借着三品炼丹师的草木知识,哪些是灵药,哪些有价值,余长生自然再清楚不过,再加上汇水山特殊的地势,也造成了此地的灵草比外界的多得多,虽然都不是什么特别珍贵之物,但是加起来,却也算是很为乐观。

  “想不到余公子居然认识这么多,看来是个炼丹师啊。”

  看着余长生时不时的就从脚边采下一株株灵草,白紫玄在经过最初的诧异之后,忍不住慨然开口。

  余长生所采摘的灵草,有一些就连他都没认出来。

  “确实懂一点炼丹术。”

  余长生闻言,从大树底下轻轻的挖出一颗水音花之后,将其放入储物袋中,这才抬头对着白紫沉微微一笑,说道。

  “看来余公子是谦虚了,我这个采药师,认识的还不如你多呢。”

  白紫沉汗颜,闻言之后脸上露出一丝恭敬,对着余长生拱手一拜,苦笑了一下。

  “都是一些不起眼的小玩意,不注意的话确实容易忽视。”

  余长生哑然,轻声解释着,看着白紫沉,目中一抹精光,转瞬即逝。

  “我看几位公子衣着不凡,气质不俗,看起来不是散修,反倒是像大家子弟,不知道可否方便,透露一个底?”

  想了想,白紫沉脸上露出一丝犹豫,开口问道。

  “哦,这个啊,我们是杨家的人,不过只是旁系子第,不算什么。”

  不等其他人回答,余长生没有犹豫,率先开口说道。

  张天文等人闻言,心念一动,各自有所猜测,但是脸上却没有露出任何异常,只是轻轻点头,算是认可了余长生所说。

  “杨家?”白紫沉明显一愣,眼神微眯后吐出一口气,脸上态度更为恭敬了,低头道,“原来杨家的各位公子,怪不得我说第一眼看上去就是如此的人中龙凤。”

  在西南之地,叫做杨家的家族不少,不过显然,在此刻余长生人所说的杨家,是其中最大的那个,也就是拥有紫府坐镇,杨鹏举为家主的那个杨家。

  整个西南之地,可以说明面上的两个势力,一个是玄阴门,另一个就是杨家,虽然说杨家肯定是比不得三大门中的玄阴门的。

  但是玄阴们说是西南,实际上真正位置,已是十分靠近西方,其主要的势力范围,也是西方,因此某些方面,在西南的影响力,甚至于还不如杨家。

  因此,当余长生说出自己几人是来自杨家之后,白紫沉明显沉默了一会,点点头,态度表现的更为恭敬的同时,看着几人,目中奇异之色一闪而过。

  而对于余长生所说,其他人自然不会拆穿。

  “只是旁系弟子罢了,上不得台面,白师傅也不要有任何压力,该干嘛干嘛,不影响的。”

  面对白紫沉的恭敬,余长生保持着微笑,十分低调的说道。

  “公子说笑了,既然是杨家贵人,那就更应该好好服务了,放心吧,别的不说,在这汇水山中,我白紫沉还是有一些门路的。”

  白紫沉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说道,看着五人,目光奇异,嘴角挂着淡淡的笑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mu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m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