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7章 玉簪_苟在宗门御兽修仙
笔趣阁 > 苟在宗门御兽修仙 > 第267章 玉簪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67章 玉簪

  第267章玉簪

  “这……”

  “我就说为什么总是给我感觉,这一剑似曾相识呢……”

  听完孟无安的解释,余长生和李明翰沉默了一会,一时间没有说话。

  只是抬头看着思剑涯,若有所思,脸上不约而同浮现出一丝尴尬之色,同时心里惊异。

  思剑涯内含有这一剑传承,他们两人都没有丝毫的察觉,虽然觉得可惜,但是也只有一点。

  毕竟,本身就是御兽师,对于剑修之事,自然是不了解,感悟不到这一剑的端倪,再正常不过了。

  只是由此,却也能侧面看出来孟无安的天赋惊人,悟性超绝,那一剑,不仅仅是斩杀了杨程旭,其中的锋芒,也让余长生感到危险。

  换成是他,没有防备之下,同样难以抵挡。

  想到这,余长生难免为杨程旭默哀一下,对方这一次,可以是说势在必得,两次绝杀机会,却都被意外打断。

  先是李明翰,逼得杨程旭不得不付出代价,施展秘法,本以为胜券在握之时,又被孟无安一剑斩杀……

  这也是为何杨程旭陨落之时,目中十分憋屈的原因。

  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谁又说得明白呢?”

  轻轻呼出一口气,李明翰默默将余长生的伤口处理了一下后,余长生微微活动了一下筋骨,两颗还生丹的药效还在作用,余长生状态倒是好上了不少。

  还生丹,对于金丹来说,是不得多得的疗伤圣药,而对于筑基修士来说,更是差不多于第二条命了。

  而连续两颗还生丹下肚,只要余长生还有一口气在,自然是死不了的。

  余长生也缓缓闭上双眼,李明翰守护在一旁,在给御兽喂下几颗疗伤丹药之后,将其都召回了内景。

  和杨程旭交手的这一战,凶险万分,若不是李明翰牵制着天青亚龙,天霄影龙,怕是都坚持不到孟无安出手。

  孟无安的出手,一开始也不在余长生的预料之内,但是他却是一直暗暗的潜伏在思剑涯内,凭借思剑涯上凌厉的剑气,将自己完全蛰伏其中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,在杨程旭用定界珠将周围空间封锁之后,孟七安还能出现的原因,因此其一直就在定界珠封锁的空间中。

  而思剑涯剑气弥漫,余长生也不敢贸然用神识探查,以至于余长生哪怕神识强大,一开始都没有发现端倪,直到孟七安最后暗暗用神识传音给余长生,这才有了后面的一击必杀。

  将此战的所有细节一一在脑海中浮现一遍之后,余长生气息悠长,修为也在缓缓恢复着。

  眼看余长生的状态稳定下来之后,孟无安点点头,没有多说什么,默默走到杨程旭的尸体面前,微微蹙眉。

  手指在虚空一划,无形的剑气爆发,将杨程旭的尸体彻底绞灭为灰之后,拿起散落的储物袋,默默查看起来。

  半响之后,却看到孟无安在储物袋中缓缓掏出一物。

  这是一只白玉簪子,灵气缭绕,雪亮剔透,玉色中又隐隐约约透着几丝奶白色,更显娇巧,其上别出心载的雕了一朵凤迎花,栩栩如生,巧夺天工,玉簪头部,两个小字灵巧的浮现——梦莹。

  除此之外,并没有特别之处。

  李明翰带着一丝好奇的看向过来,孟无安轻轻抚摸着这玉簪,眼神柔和下来,目中只剩下这玉簪。

  良久,孟无安郑重而小心的将玉簪收好,沉思片刻后,将杨程旭的储物袋扔到了余长生脚下。

  “我要这只玉簪,这是我……我的一个故人的东西,其他的给你了。”

  “……好。”

  余长生沉默,缓缓点头,没有多说,也没有拒绝,默默将储物袋收起,没有忙着查看,而是转头向着李明翰正色说道,“等出去了,里面有什么东西我们两再分吧。”

  “以免这上面存在标记啥的,到时候被穆永献那老东西察觉,放我这,我有办法可以隔绝他们的探查。”

  李明翰一愣,而后笑了笑,点点头:“行,还是你考虑的周到,按照你说的来吧。”

  杨程旭死了,毫无疑问,一旦秘境结束,杨程旭死亡的消息传出去,必然引发轩然大波,到时候来自灵龙宗的怒火,不是他们两人能轻易承受的。

  虽然秘境之内发生的一切难以探查,但是一旦发现,属于杨程旭的东西出现在了李明翰这里,届时才是说不清楚。

  而作为杨程旭的师父,穆永献自然是存在一些手段,能够探查到一些东西的。

  而余长生的解决方法也很简单,没有贸然打开储物袋,而是完完整整的将其收进了系统背包里。

  系统背包,本身就是一个独立的空间,他穆永献就算是有再多手段,也断然是探查不到的,这点余长生很自信。

  “这两条龙……”

  李明翰一顿,看向天青亚龙和天霄影龙的尸体,思索片刻说道:“这两头龙尸就交给长生你来处理了,我已经有赤山亚龙的,倒是不需要这个。”

  “那怎么行,”余长生摇摇头,“两条龙尸,我们一人一条。”

  天青亚龙和天霄影龙,这种珍惜的灵兽,其尸体的价值,自然是难以估量,更何况李明翰本身就有两头和龙沾边的御兽,对他来说更是意义非凡。

  “别,”李明翰连连摆手,苦笑道,“你就算给我,我也没能力处理啊,更何况,先前你给我的灵龙之血,已经是价值连城了。”

  “这一战,我也没出多少力,反倒是你累死累活的,你就收着吧,这样,届时杨程旭储物袋里面的宝贝,你多给我一些就好,你看这样行不行?”

  “这……”余长生迟疑,半响之后点点头,颔首说道,“好吧,我也不推脱了,这两头龙尸我确实有大用,谢过李兄。”

  “小事小事,以后能用上兄弟再说。”

  李明翰嘿嘿一笑,拿出两个特制的储物袋,将天青亚龙和天霄影龙的尸体各自装好之后,递给了余长生。

  “如果你有需要的话,再和我说。”

  余长生点头,撇了一眼这两个储物袋,上面印着万兽楼的标志,余长生心念一动,刹那光芒闪过,两个装着龙尸的储物袋一道被放进背包当中。

  “咦……”

  就在余长生将储物袋放进背包的同时,李明翰面露一丝哑然之色,心里惊异。

  “还真感受不到一点存在痕迹了……”

  李明翰嘀咕,方才的两个储物袋,是万兽楼特制用来装灵兽用的,其上有些万兽楼独特的追踪印记,外人不可能知道,难以察觉。

  而现在,哪怕是李明翰怎么使用秘法,都无法感应到这储物袋上存在的痕迹,就仿佛石沉大海,到了另一个世界,没有一丝回应。

  这个发现,也让李明翰内心稍安,放心不少。

  孟无安似乎也察觉到了两人的想法,转头微微一笑,淡淡说道:

  “放心,既然是我杀死了杨程旭,那就和你们没关系,敢作敢当,方才不失我剑修风骨。”

  说罢,孟无安也不管余长生和杨程旭怎么想,摇摇头自顾自的走开了,缓缓抚摸着思剑涯,轻轻吐出一口浊气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余长生和李明翰一时语塞,面面相觑,按理说,确实是孟无安亲手将杨程旭一剑斩杀了,只是,这事情的起因和结果,余长生却才是主要因素。

  真要计较下来,两人脱不开关系。

  如今,看着孟无安的样子,似乎是要自己一力承担,这个结果,对于余长生和李明翰两人来说,自然是好的,只是……

  毕竟紫虹门家大业大,其师傅青竹真君在紫虹门更是地位超然,连带着孟无安同样不简单,就算斩杀了杨程旭,只要有合适的理由,灵龙宗纵然有所怨言,至少明面上,还不敢做什么。

  不过,孟无安需要承受的压力,同样不小,只是要比余长生和李明翰好得多,不至于太过被动。

  余长生和李明翰沉默,片刻之后缓缓起身,李明翰搀扶着余长生,两人同样来到思剑涯面前,看着沉思之中静静抚摸思剑涯外壁的孟无安,带着好奇之色。

  “这上面还真有人能够感悟出来什么啊。”

  李明翰嘟嘴,嘀咕着将手放在思剑涯上,手掌传来冰凉之感,耳边传来剑鸣之音,嗡嗡作响,剑意在识海肆虐,隐隐作疼,除此之外,倒是没有其他的任何发现。

  李明翰好奇,缓缓闭上眼睛,心神完全沉浸其中,片刻之后,带着一丝遗憾的睁开眼睛,无奈摇头。

  “真是为难我这个御兽师了,谁能想到,一个御兽秘境,居然还有这玩意,也算是不虚此行了。”

  说着,李明翰无奈一笑,抬头看向孟无安,表情真挚,拱手说道:“不过话说回来,还多亏了孟道友天赋异禀,这才得以让这一剑的风采,重现世间。”

  “若是不然,几年之后,也成了一个遗憾了。”

  孟无安闻言,却是咧嘴一笑,摇头轻轻笑了一下,目光深邃,看向余长生,若有所指:“你们万象宗也不简单,人才济济,这杨程旭的实力,哪怕是在整个武洲,也算是配得上名号的天骄。”

  “如今,竟然被你们逼到爆发秘法的程度,打的难舍难分,怕是不久后,余道友你的名号,就要响彻整个武洲了。”

  后面的这一段,孟无安是特意强调,对着余长生说的,目光带着欣赏,赞叹和惊异。

  事实上,哪怕是他,也不是那时候杨程旭的对手,若不是时机把握的好,再加上此地特殊的环境有了加持,这才给他创造了一击必杀的机会,

  “别了,我还是喜欢低调一些,苟在宗门,慢慢御兽,好好修仙。”余长生连忙摆手,嘿嘿一笑,“其他的,还是不要折腾了,扰我清净。”

  “哦?是吗?”孟无安闻言,奇怪的看着余长生,半响之后微微颔首点头,笑了一下,“真是这样吗,看不出来啊,你可没有任何苟的地方,都拼命成这样了。”

  “呃呃……”余长生一时语塞,挠了挠头,脸上浮现一丝无奈和尴尬,摆手耸肩说道,“这没办法,人家都打算要我命了,总不能束手就擒吧。”

  “也是。”孟无安点点头,不置与否,脸上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,又摇摇头,“既然如此,那么这次杀了杨程旭,就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

  孟无安说着,微微抬头,笑了一笑,“正好,我也想为自己加点名气,方便我以后在紫虹门晋升行动。”

  “好……”余长生一愣,感激中复带着一丝复杂的看了孟无安一眼。

  孟无安摇摇头,没有继续多说,轻轻吐出一口气后,转头看着思剑涯,沉默半响之后,手中光芒一闪,长剑在手。

  剑光闪烁,剑气肆虐,剑尖处寒芒绽放。

  余长生和李明翰好奇的看着孟无安,却看到孟无安面色沉着,身体如松,厚重如山,浑身精气神凝为一点,这一刻,孟无安的眼神变了,眸光闪烁,释然中带着一丝柔和,手指轻轻动着,剑尖也随之旋转,一笔一划,在思剑涯上刻上几行字:

  “柔情一寸愁千缕,惜春春去,几点催花雨……”

  “梦莹,我为你报仇了。”

  孟无安一字一顿,每每刻下一个字,脸上的柔情更多一分。目中的情绪,也从最开始的释然,闪过痛苦,微微复杂,直到最后,只有轻轻一叹息。

  “到头来,不过是好春光,不如梦一场罢了。”

  孟无安摇摇头,只是轻声说了这样一句,脸上浮现一丝苦笑,就闭嘴不言。

  余长生和李明翰沉默,两人都有所猜测,但是都不约而同的没有过问。

  “杨梦莹,是杨程旭的同父异母的妹妹,也是我紫虹门的弟子,只是后来,死在了杨程旭的手中。如果当初我……”

  孟无安说到这,脸上露出一丝懊悔之色,拳头猛然捏紧,半响之后才放开,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痛苦之色一闪而过。

  “如今,也算是大仇得报了。”

  孟无安低声说道,解释了一句,其他的没有具体而言。

  两人恍然,余长生沉默,想了一下,走向前安慰道:“一切落幕,余下尽是春光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mu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m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