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2章 灵风虺_苟在宗门御兽修仙
笔趣阁 > 苟在宗门御兽修仙 > 第232章 灵风虺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32章 灵风虺

  第232章灵风虺

  提及自己的弟子,穆永献眼底之中,一抹傲然和复杂之色一闪而逝,低头看了一眼台下的杨程旭,忽然轻轻一笑。

  “不过说回来,莫峰主的弟子,也算是天纵之资了,甚至当年能够以筑基之姿,反杀结丹,确实了得啊。”

  “只是可惜……”穆永献说到这,并不多说下去,只是摇头,神色叹惋。

  莫鹏尘脸色一抹阴沉闪过,轻轻吐出一口气,再次恢复了平静,轻轻点头,看着穆永献若有所思:

  “可惜当日那群人,都被我徒儿尽数斩杀,搜魂不得,没有痕迹,若不是要是被老夫发现了是谁在幕后指使……”

  说道着,莫鹏尘眼神忽然变得凌厉,结丹巅峰的修为,也毫无保留的散发出来,须发皆张,目中一抹血芒闪烁,声音冰冷,似可噬人心魂,如同九幽。

  “那么,老子拼上这条老命,也要让他血债血偿,付出代价!坠入九幽,承受万世凌迟之苦!”

  一旁的穆永献眉头一跳,看着如此神态的莫鹏尘,摇头低语:“那就祝莫峰主早日找到了。”

  “不过,破而后立,有了这一次的经历,若是能彻底走出,以后你之弟子,张天文未必不能再攀高峰。”

  莫鹏尘不言,一双如鹰一般的眼眸,忽然死死地盯着穆永献,忽然开口:“会是你吗?”

  “嗯?!!”

  穆永献眉头猛然一跳,面色微变,连连摆手,下意识的退后一步,皱着眉头闷哼一声转头看着莫鹏尘,脸上露出一丝温怒。

  “你在开什么玩笑,我至于如此下作吗?犯的着因为小辈之事下此毒手,何况,我灵龙宗结丹之人,也就那些,这些年是否缺少增加,伱还不知道不成?”

  眼看穆永献如此神态,莫鹏尘呼气,深深的看了一眼他之后,忽然露出一丝微笑,摇头:“最好是这样吧,应该是我多虑了,罢了。”

  “嗯,”穆永献点点头,神色恢复了常态,“今日的十六场比赛全部结束,其他的,明天再看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莫鹏程答应,其目中深处,一抹疑惑之色,转瞬即逝。

  衣袖之下,遮盖手掌之下,一颗珠子白光闪烁,淡淡恢复平静。

  “识谎言珠没有预警,但是好像又有一点反应,看来应该不是他,但是……他应该知道一些什么。”

  心里沉吟之中,莫鹏尘摇摇头,将此事暂时压在了心里,并没有多想。

  ………

  评审台上两人之间的对话,两宗弟子自然是不知道,随着今日的最后一场比赛被张天文直接干脆利落的终结,场面也顿时一片喧哗。

  余长生也在人群之中,身旁李明翰犹如狗皮膏药一般跟在其旁,低声而说:

  “十六场比赛已经结束,这最后一场,幸亏有张天文师兄雷霆出场,碾压的姿态结束了今天的比赛,若不然,这才第一天,可就不好收场了啊。”

  李明翰说着,脸色露出一丝苦笑,毕竟十六场战斗,最终被打成了十比六,也不容乐观。

  今日的比赛,两人都没有被抽中,但是第一轮一共就三十二场比赛,明日两人都要上场了,不过心里却都没有什么紧张之感。

  余长生点头,看着人群前方的张天文,若有所思。

  “张师兄看这样恢复的基本无碍了,就是不知道,御兽怎么样。”

  李明翰心里嘀咕一句,抬头之中,却看到张天文越过人群,向着这边走来,顿时一愣。

  “来找我的?”这个念头刚刚浮现,激动之色尚未褪去,却看到张天文停留在了其面前。

  “张……”

  李明翰激动,刚说出一个字,却看到张天文向着自己身旁的余长生拱手一拜,满脸微笑,

  “这就是余师弟了吧,常常听到师尊提及,今日一看,果真是人中龙凤,不同凡响,这一次两宗比赛,还需要师弟多多出力了。”

  余长生一征,看着面前和自己打招呼的张天文,同样报之微笑,颔首点头:“张师兄过奖了,今日,也多亏了师兄力挽狂澜。”

  说实话,对于这个张天文,余长生还是有所敬佩的,若是有机会结交,那自然不错。

  “只是一点小手段罢了,我走不了多远,尽力而为吧。”张天文摇摇头,一边说着,拍着余长生的肩膀,从储物袋中掏出两瓶丹药,递给了余长生。

  “张师兄你这……”

  余长生眼神微微疑惑,并没有接过。

  “这次比赛,关乎我们万象宗的门面问题,这有两瓶疗伤丹药,收着吧,比赛总归会有所受伤,还是要保持好自身状态。”

  张天文说着,不由分说,就把丹药往着余长生手里塞,脸上神态十分真挚。

  余长生微微犹豫了两秒,点点头收过丹药,放进储物袋中,向着张天文露出笑容。

  “那就多谢张师兄了,会尽力去的。”

  既然张天文都主动散发善意了,那余长生自然不会驳了对方面子。

  只是让余长生感到疑惑的是,对方为何会在众多的内门弟子中,第一时间就关注到自己。

  先不说对方在宗门内这几年几乎不曾露面,就是自己,也才进入内门不久,名声不显,或者说比自己修为强大者比比皆是,为何对自己如此重视。

  真是如他所说,是因为莫鹏尘的原因吗,还是……

  余长生沉吟,片刻之后就有了答案。

  “师弟哪里的话,既然你是魏老的弟子,那就是应该的。”张天文说道,提及魏老,目光微闪,有些感慨。

  “按理说,某种程度来说,我也是魏老的记名弟子,当年,也曾承蒙魏老指点一二,你我之间,不必如此客气。”

  张天文保持着脸上的微笑,轻盈开口。

  “而师弟能被魏老器重,自然是有惊人之处的,这一次比赛,还是能看师弟全力以赴了。”

  对于魏老,张天文算得上是接触的比较多了,因此也更加明白其不简单,这才对于余长生这边,如此重视。

  余长生恍然大悟,心里了然,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拱手一拜:“原本如此,长生尽力而为。”

  对于这次比赛,要说余长生心里有没有绝对把握,他还真没有。

  但是对照来看,自己那时就可以轻松斩杀筑基五重的唐赫,而如今实力比之前更是不知道精进多少,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,其他的,余长生有自信都能战胜。

  因此,面对张天文的话语,余长生也没拒绝,只是点头道:“我会尽量的,不过最终还得看张师兄你才是。”

  “好。”张天文哈哈一笑,叮嘱几句之后,撇了一眼站在余长生旁边的李明翰,对其微微点头,于是乎转身离去。

  看着张天文离开的背影,余长生哑然失笑,摇摇头若有所思:“原来是和师尊认识嘛。”

  李明翰咽下一口唾沫,仰慕的看了一眼张天文的背影,有些唏嘘,对着余长生哈哈笑着:“就连张师兄都对长生你如此重视,果然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的。”

  余长生摇头,看了一眼李明翰,张嘴有心想要询问一下赤鳞穿山甲的事情,但是话到嘴边,又咽了回去。

  “罢了,反正这次比试,他也是要暴露那龙鳞穿山甲的,到时候看看,”

  心里如此想着,余长生表面不动声色,拍了拍李明翰的肩膀,颇有些语重心长的语气:“都是张师兄高看了,这一次比赛,还得看李师兄才是。”

  “明天就是我们两个的比赛了,可不要阴沟里翻船了,回去好好调整。”

  李明翰轻轻一笑,脸上浮现自信之色,咧嘴道:“放心,虽然我不怎么出手,但是基本的实力还是有的。”

  思索了一下,李明翰继续说道:“除了那杨程旭之外,其他的,应该都不成问题。”

  “是吗?”余长生哑然,诧异的看着一脸自信的李明翰,呵呵笑着,“行,那我就等李师兄的好消息。”

  李明翰点头,拍着胸脯,他本身实力本就不弱,如今更是有了含有赤山灵龙血脉的龙鳞穿山甲,正是心里自信之时,说话也显得底气十足。

  一天时间一晃而过,次日,平顶广场,仍然是人山人海。

  而让余长生微微诧异的是,这开场,就是李明翰的战斗。

  “第十七场,李明翰对王承恩!”

  随着评审台上的话音落下,很快,灵龙宗那边就走出一个青年,容貌一般,一举一动显得有些拘谨。

  “看来我运气不错,刚来就到我上场了,算的上是有个瞩目的机会了。”

  李明翰摆摆手,呵呵笑着,对着余长生点点头之后,身体一跃,跳到台去,对着对面之人礼貌性的拱手,温声说道:

  “万象宗李明翰,请指教。”

  王承恩一愣,同样学着李明翰的样子,拱手回礼:“灵龙宗王承恩,还请手下留情。”

  两人说话之间,挥手之中,各自的御兽浮现。

  李明翰这边,是一头灵风虺,通体青色,细颈大头,绶文之纹路镌刻其中,身长八丈,无角,只是额头微微突出,有些鼓包,总体来说,模样如蛇,红信子吞吐之中,淡红色的兽眸闪烁冷漠的光芒。

  此刻出场,淡淡的威压散发而出,一身二阶四重的修为波动格外明显。

  “灵风虺?不错啊。”余长生看着李明翰的御兽,暗暗点头,灵风虺,既然带着一个虺字,就足够说明问题了。

  不仅仅是余长生这边,就连一些其他对李明翰不甚了解的弟子,也都惊讶。

  “这李明翰的御兽,不错啊,潜力可以,就目前来看,这些出场的御兽之中,恐怕就李明翰的这头灵风虺可称第一吧。”

  一道道议论之声传来,台上的李明翰,嘴角也不自觉露出一丝微笑。

  这头灵风虺,那可是自己费尽了多少关系才找到的灵兽,他本身也颇为满意。

  作为万兽楼的少楼主,哪怕只是一个分部,他手中能够掌握的资源,也不是一般人能想的,因此对于自己的御兽要求,也是十分的严格。

  一般的他看不上,也只有灵风虺这种珍惜品种,他才愿意去契约。

  灵龙宗这边,有人暗暗低眉,看着李明翰,凝神低呼:

  “传闻之中,虺五百年化为蛟,蛟千年化为龙,龙五百年为角龙,千年为应龙,虽然此人的灵风虺并不算纯种,更不可能化为应龙,但是哪怕如此,也十分惊人了。”

  “虺为水属灵兽,但是他这头为变种,虽说血脉纯度降低了,但是又多了风属的攻击手段,看来这次,王承恩是碰上硬茬了。”

  灵龙宗之人,本身就喜爱龙类灵兽,虽然整个宗门也没几个龙类灵兽,有的话也都是杂血,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对这方面的知识了解的要比一般人多。

  果不其然,灵风虺出场,李明翰对面的王承恩顿时有些紧张了,眼神一凝,看着自己身旁的两头御兽,深吸一口气。

  他的两头御兽,都是四翼飞蜥,两者散发出来的波动,都是二阶三重,不分彼此。

  四翼飞蜥,顾名思义,就是长着四个翅膀的蜥蜴罢了,光从外观之上,就远远不如灵风虺。

  尤其是,王承恩自己本事的修为,也不比李明翰。

  “两头一样的灵兽?不错的选择。”

  “不仅仅是外观一样,就连同气息也几乎一致,你这两头四翼飞蜥,该不会是一母同生吧?”

  李明翰挑眉,看着王承恩身旁两头堪称完全一样的四翼飞蜥,有些好奇。

  一般来说,很少会有御兽师会选择连续契约一样的灵兽,因为这样的攻击手段过于单一。

  上一次这样契约的,还是孙思涵来着。

  王承恩抿嘴不言,吐出一口气后,向着自己的两头御兽传递一个眼神,随即两头四翼飞蜥会意,双翅一扇,剧烈的狂风席卷,两头御兽一左一右,飞向灵风虺。

  对于王承恩来说,两头御兽都选择四翼飞蜥,那自然是有自己的想法的。

  实际上,这两头四翼飞蜥,不仅仅是外观一样,实际上就是双胞胎,两者之中的配合默契,相加起来,可不是一加一这样简单,这也是为何王承恩会如此选择的主要原因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mu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m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