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章 罪责_苟在宗门御兽修仙
笔趣阁 > 苟在宗门御兽修仙 > 第175章 罪责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75章 罪责

  第175章罪责

  直到这一刻,众人这才如梦初醒一般,看着黄俗羽的尸体,还有坐在尸体上,浑身血淋淋宛若魔神的余长生,瞳孔收缩,惊愕吸气。

  “黄俗羽……死了?”

  “在副掌门保他的情况,这余长生还出手,还成功了?!!”

  弟子议论纷纷,长老们面面相觑,一时间都呆滞在原地。

  “刚才那是发生了什么,好像不是虚张声势,那神识的的确确强大到顶开了副掌门的压力.这才打了一个措手不及!”

  李长老呆在原地,看着已成尸体的黄俗羽,又看着大口喘息的余长生,目光复杂,心中五味杂粮。

  “修为炼气,肉身筑基,神识异常的强大……这是天赋异禀……还是御兽峰的法门!”

  云和静喃喃自语,今日余长生给她的震惊,实在太多了。

  可以想象的是,今天发生的事情,已经在在场所有弟子和长老心中留下一个难以磨灭的印象。

  再也没有谁会去小看余长生,而苗温伦也呆住,征怔的看着余长生,片刻之后呼出一口气,露出一丝释然。

  而古振等一众天才,苦笑之中,剩下的就只是对余长生的佩服了。

  众人心思各异,而卢瑞凯则是怒容满面,仔细看去,其目中愤怒虽有,但是更多的,却是震撼。

  他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出手之下,居然还能被余长生给抓住机会杀了黄俗羽,对方的底牌,根本就不曾暴露过。

  余长生瘫坐在地上,抬头看着卢瑞凯越走越近的身影,脸上变得一片坦然,也没有其他动作。

  此刻,他神识,魂魄,气血和修为都已经虚弱到了极致,正是毫无抵抗的时候,已经没有任何力量了。

  而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黄俗羽已经被自己杀死,这就够了,他知道自己若是真的杀了黄俗羽这种天才,宗门内肯定会有人阻止。

  因此这才在和黄俗羽的战斗之中,一直没有彻底动用自己的最大底牌,目地为的就是这一刻,打一个出其不意。

  他也确实没想到,竟然能惊动卢瑞凯出手,不过结果是好的,在自己不惜神魂反噬的情况下,还是拖延住了卢瑞凯。

  若是卢瑞凯本体前来,余长生万万不可得手,可只是神念投影,再加上卢瑞凯的轻敌,余长生这才能得手。

  实际上也不怪卢瑞凯轻敌,任何一个人都没想到,余长生还留着这一手,堪比金丹的神识,谁敢信。

  不过此刻大局已定,卢瑞凯愤怒是有,可一时间,却也拿余长生有些头痛。

  而看着卢瑞凯气势汹汹的样子,云和静率先反应过来,连忙飞到卢瑞凯面前,对其弯腰一拜,恭敬道:

  “副掌门息怒,想必余长生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,还请网开一面。”

  卢瑞凯冷哼,脸色难看,掠过云和静看着余长生,深吸一口气,缓缓说道:“给我一个理由。”

  余长生忍下心神的昏迷之感,话语中也透露着疲惫,脸上却露出恭敬的表情。

  “还请副掌门明鉴,弟子贸然失手杀害了黄俗羽,确实有错,可这一切都是有苦衷的啊。”

  “贸然失手?”卢瑞凯眼睛一凝,冷笑摇头等待着余长生的下文。

  “弟子实际上并无真正杀害黄俗羽的心思,只是其三番五次加害于我,多次买凶杀我,若不是弟子侥幸逃生,恐怕现在就没有余长生了。”

  “这次内门试炼,弟子也是如履薄冰,未曾想这黄俗羽对我不死不休,不仅先安排了两位弟子对我堵门,更是让霸刀峰的雷景同师兄对我追杀。

  我原本都不打算计较往事,可无奈这黄俗羽并不愿意,执意要杀我,更是买通了试炼弟子,给我手中的传送玉筒做了手脚,使得不能传送,弟子迫不得已,为了自保才能如此啊,希望掌门宽宏大量,弟子甘愿受罚。”

  余长生一口气说了许多,每一句都是声情并茂,脸色时而愤恨,时而悲哀,时而无奈,以至于不少人都有了共鸣。

  而原本保持观望状态的雷景同听到自己的名字后,也主动踏出,先是对着众人一拜,诚恳说道:

  “我证明余长生说的是真的,黄俗羽确实找到我想让我帮他解决掉余长生,我早些年曾欠他一个人情,于是答应了,不过后面我只是起了和余长生斗一场的心思,并无杀心,这点想必余师弟也能感受的出。”

  雷景同语气不缓不慢,语气也满是真诚,没有一点隐瞒。

  听到雷景同的承认,卢瑞凯神色缓和一些,对其点点头,并没有责罚的意思,雷景同本身做法也没什么问题。

  眼看卢瑞凯并未怪罪于此,雷景同暗暗松了一口气,心里忽然开始庆幸起来,然后眼神复杂的看着余长生。

  “把你的玉筒拿来看看。”

  卢瑞凯暂时收回了一身气势,神色缓和,淡淡说道。

  余长生点头,态度始终保持恭敬,掏出自己的传送玉筒递给了卢瑞凯。

  仅仅只是一眼,卢瑞凯自然就能看出问题,一把捏碎传送玉筒后,面色骤然阴沉。

  “这次试炼,是哪个内门弟子在负责协助?”

  人群之中的王鹿邑神色大变,慌忙之中连忙飞到卢瑞凯面前,一把跪下,惊恐开口。

  “弟子王鹿邑,罪该万死,不应受了他人求情,心软之下竟然暗中修改余师弟的传送权限,还请副掌门责罚。”

  王鹿邑跪倒在地上,眼中中除了恐惧就是懊悔,哪里还能看出一点身为内门弟子的一点骄傲,他是真没想到竟然会是如此结果。

  这事最严重的,不是雷景同等人,而是自己这个负责试炼的弟子,竟然勾连黄俗羽,修改余长生的试炼玉筒传送权限,这不是想把人家往死里面坑吗。

  而若是余长生真的被黄俗羽杀死了还好,自己这边虽然会受到怀疑,但是也仅限于此,只要没人说出,谁也不能说什么。

  有太多的理由去证明余长生不是因为玉筒不能使用而死的,实际上或许也不会有太多人去关注一个死人的问题。

  而一旦死亡的人是黄俗羽,还引发了副掌门的关注,这一切都不一样了,自己的这行为,将会成为这次事的一个宣泄口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mu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m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