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2章 不要命_苟在宗门御兽修仙
笔趣阁 > 苟在宗门御兽修仙 > 第172章 不要命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72章 不要命

  第172章不要命

  “这两人天赋都算不错,那黄俗羽甚至不惜冒着跌境的风险,施展禁忌之法,可见其道心之坚,日后就是成就金丹大道,也不足为奇啊。”

  从黄俗羽的灭生四剑,再到余长生的空火昊阳,皆是令众人惊叹。

  原本众人认定余长生必输的结局,似在此刻又出现了改变。

  黄俗羽面色一沉,眼睛微眯,盯着那太阳一般的火球,火球之中蕴含的力量就连他都感受到胆战心惊。

  这一切说时迟,可从余长生做出反应到昊日出现,也只是两个呼吸的时间罢了。

  而随着这轮昊日的出现,一股无力之感也在余长生心中爆发出来,浑身灵力彻底枯竭,哪怕是丹药在不停的补充,却也完全跟不上,灵兽四极阵光芒溃散,三只灵宠似都要被抽干一般,陷入虚弱。

  赤炼蛇和金翅大雕当场脱力陷入昏迷,被余长生收回了内景修养。只有彩星鹿状态还尚好一些。

  “已经到极限了。”

  “这一击,汇聚了我和我灵兽所有的力量,我看你如何抵挡!!”

  余长生猛地一咬舌头,刺激自己更清醒的同时,神识也放开了束缚,下一瞬,昊日坠落,撞上迎面而来的黑色灭道巨剑还有血色斩生巨剑。

  “轰隆隆!!!”

  一瞬之中,剑插斜阳,两者对撞之时,剑体开始崩溃,一股剑意响凝虚空,发出一声哀鸣。

  余长生和黄俗羽面色纷纷齐齐一变。

  黄俗羽捏诀,身体青光覆盖,而余长生眼中凶芒大闪,挥手将彩星鹿召回内景之后,杀机爆发,忍下身体的虚弱,凭借着肉身的强大之力,重重在地面一踏,化作一道极影,向着黄俗羽飞驰而去。

  只是顷刻之间,原本虚弱的黄俗羽根本不能躲过余长生,就被其一把抓住,右手气血翻涌,向着其鼻梁狠狠一砸。

  修为灵力枯竭,余长生还有筑基肉身气血之力,一招一式之中,都蕴含着威能。

  黄俗羽眼神之中首次出现了惊恐,眼看那毁灭波动就要席卷过来,咬牙低吼之中,手中龙鸣剑向着余长生心脏刺去。

  “你疯了不成,在这战斗,你想死不成?!”

  余长生不说话,面对突刺过来的长剑,仅仅是来得及将身体一歪,顿时龙鸣剑从心脏刺出,刺向余长生的肩膀。

  “噗呲……”

  剑入血肉的声响传来,血液飞溅之中,跳到黄俗羽身体各处,也燃红了两人衣裳。

  余长生脸色更为苍白,却一声不吭,另一只手抓住黄俗羽握剑的左手同时,另一手猛然向着插入肩膀的龙鸣剑抓住。

  大力一抽,龙鸣剑被余长生从血肉中抽出,血液更甚,此刻的余长生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挂伤的,俨然已经成为一个血人。

  余长生握住龙鸣剑,龙鸣剑顿时开始挣扎起来,无穷剑光从中爆发,余长生的手顿时血痕浮现,皮开肉绽,甚至能看到森森白骨,却死死握住龙鸣剑不放,不让黄俗羽有第二次出剑的机会。

  “伱这个疯子!放开我!”

  黄俗羽低吼,剧烈的挣扎了起来。

  余长生脸色凝成一团,最终牙齿碎掉不少,朝着黄俗羽咧嘴一笑,却让人不寒而粟,一片狰狞,竟用头向着黄俗羽的脑袋狠狠一撞!

  这一撞之下,黄俗羽顿时眼冒金星,气血翻涌,脑海荡漾,眼前之景也出现模糊,手下意识一松松开了龙鸣剑。

  而余长生同样不好受,喉咙一甜嘴角溢血,却抓住机会,猛然夺过龙鸣剑,强大的神识迅速抹去其上的黄俗羽印记,下一瞬光芒一闪,龙鸣剑被收入余长生系统背包之中,彻底和黄俗羽断了联系。

  “你做了什么?!!”

  黄俗羽震怒,想要召回龙鸣剑可却犹如石牛入海一般,觉察不到一丝一毫的联系。

  “啊啊啊啊!!!”

  黄俗羽惨叫,双目猛然一避,可此刻的他早已力竭,一时半会,竟拿着余长生没有反抗能力。

  他不像余长生有着堪比筑基体修的肉身,一身本事都倾注到御剑之上,而此刻龙鸣不在,灵力枯竭,已经是陷入了山穷水尽之地步。

  灭生四剑,本就不是他这个境界能催动的,他不惜以自身心血为引,冒着境界跌落的风险发动,自身已然是陷入虚弱。

  而又遭受余长生的接连轰击和余威的爆发,此刻的他,风采不再,目中也满是惊恐之色,他怕了,披头散发,血肉模糊,显的无限凄凉。

  面对余长生,他第一次升起了恐惧的情绪,尤其是后者眼睛通红,嗜人的目光似要吞噬人的灵魂,更让他心头一颤,生死的危机之感迅速在心神爆发。

  “我会死!”

  当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,黄俗羽心神就陷入凌乱,以至于面对余长生的凶残,竟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反抗,而是躲闪。

  哪怕他立马挣扎起来,拳脚并用向着余长生的腹部砸去,可余长生依旧不为所动,哪怕身上血肉模糊,也死死地咬住后者的脖颈不松口。

  猩红之感流入余长生嘴中,余长生也顾不上其他,此刻只剩下最原始的疯狂,狠狠一吸。

  黄俗羽脸色苍白到极致,生机不断流失中,脑袋也一阵阵眩晕。

  打到此刻,两人招数已尽,此刻凭借着的,就是最原始的意志和疯狂在支撑,而很明显,余长生更不要命。

  余长生身体一震,晕眩之中,大嘴向后猛然一扯,竟硬生生咬下一口血肉而来,这一刻,真宛若地狱的恶魔,让黄俗羽心生无限恐惧。

  黄俗羽也无力无心再战,惨叫之中感受着自己血流不止的脖颈,虚弱之感已蔓延至全身心神各处,瘫坐在地上,黄俗羽惊恐之中,手中玉筒浮现,用还有一丝力气的右手,正欲狠狠捏碎。

  余长生一直关注着他的每一个动作,在其松开黄俗羽之时,彩星鹿就被再次召唤中出来,虚空中肆虐的能量让其血肉翻飞。

  可即使是这样,彩星鹿还是明白余长生的意思,没有任何犹豫,向着黄俗羽狠狠一踏,一股神魂冲击毫无保留的爆发开来,冲向黄俗羽的识海。

  踏魂!

  本就是强弩之末的黄俗羽,此刻的状态根本无法抵御这一击,哪怕是小成剑意也都衰竭殆尽,当即就是脑袋一鸣,身体僵直,鼻孔,眼睛还有耳朵之中,血流不止,手上的动作,也为之一顿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mu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m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