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章 雷凯陨落,偶遇苗温伦(大章)_苟在宗门御兽修仙
笔趣阁 > 苟在宗门御兽修仙 > 第111章 雷凯陨落,偶遇苗温伦(大章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11章 雷凯陨落,偶遇苗温伦(大章)

  第111章雷凯陨落,偶遇苗温伦(大章)

  对于雷凯内心的想法,余长生自然是不知道的,不然的话,怕是会哑然失笑。

  机会?

  在对方没有看清楚实力的那一刻起,对方就已经没有了机会。

  余长生摇了摇头,站在一旁,对着赤炼蛇吩咐道:“毒火,毒雾攻击奈何不了对方,那就用你的强大肉身来压制它!”

  赤炼蛇闻言,立刻反应了过来,转变思路,蛇尾像一条鞭子一样狠狠抽向对方。

  完全体的赤炼蛇,肉体强度可比银啸狼要高许多,粗壮有力的尾巴若是击中,少说得断几根骨头,吐血三尺。

  银啸狼见赤炼蛇放弃毒火攻击,转而肉搏,瞳孔一缩,张嘴吐出音波的同时不断向后退去。

  场上冰雪飞舞,蛇尾抽打在冰川上,轰隆一声,裂痕蔓延数百米!

  银啸狼渐渐的开始疲惫,多次使用音浪,它的妖力也下降了不少,而赤炼蛇却还很精神,这让它心中忍不住吐槽。

  你这该死的蛇,究竟有多耐打?

  “看来赤炼蛇这段时间在彩星鹿的训练下,挨打没有白挨呀。”余长生微眯着眼睛,观察一阵,嘴角微微带笑。

  殊不知赤炼蛇心里曾经的委屈。

  反观金翅大雕这一边,同为鸟类,但无论是在速度还是在属性上,金翅大雕明显要比风云雁占据优势。

  “呼呼——!”

  一道凌厉的风云斩朝着金翅大雕呼啸而来,下一秒,金翅大雕在空中划开一道完美的弧线,躲开风云雁的翼斩同时,迎着风云雁的攻击,径直的飞去。

  风云雁也不惊慌,双目中凶光大闪,锋利的前爪银光闪烁着,朝着飞来的金翅大雕脑袋抓去。

  就在双方即将接触的一刻,下一秒!

  金翅大雕周身光芒一阵闪烁,瞬息之间,尾巴化为硕大的鱼尾朝着风云雁抽去!

  凌厉的攻击荡起破空之声,风云雁大惊失色,躲闪不及,只能用翅膀来抵挡这一击!

  “砰!”

  一声沉闷。

  风云雁顿时发出一声悲鸣,身体犹如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,砸在冰川上拖出去数百米。

  它气息一下子变得萎靡,双翅飙血,血液滴落在冰川之上,鲜红万分。

  金翅大雕的鱼形态,攻击沉重无比,不是风云雁那脆弱的小身板可以承受得起。

  “风云雁!”

  见状,雷凯惊呼一声后,立刻施法向即将追击风云雁的金翅大雕攻击。

  “给我滚开!”一声厉喝,雷凯爆发出来的法术逼退了金翅大雕,随即目光狠狠的盯着余长生。

  “还没结束!”

  雷凯心里的怒火彻底发泄出去,吼道:“原本不想使用这招的,这是你逼我的!”

  “精血祭兽!”

  语落,他在自己胸口重重的砸了两下,一口心头血顿时喷出,化成万千道红光,朝着正在战斗的银啸狼飞去。

  下一秒,银啸狼周身乏起一圈红芒,双眼也变成了红色,毛发皆张,四肢肌肉膨胀起来,身体放大了一圈的同时,恐怖的气息也在不断的酝酿,

  “嗷呜!”只见银啸狼双腿重重往前一踏,高声呼啸一声,可怕的音浪冲击过冰川。

  而银啸狼的身影,也如同箭一般,向着赤炼蛇飞驰而去,速度极快,以至于在空中都留下一道道残影!

  余长生目光微微一凝,有些意外,却没有丝毫慌乱,只是微微撇了一眼在一旁压场子的彩星鹿。

  不用沟通,彩星鹿顿时明白自己要做什么。

  它不屑的哼了一声,前蹄微动,轻轻的踏在了冰川之上,没有石破天惊,只是一圈清脆的清响传出,一道无形的涟漪,朝着银啸狼席卷而去。

  姐的蠢蛇,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的!

  踏魂!

  以彩星鹿如今的实力施展出踏魂,就连炼气巅峰的剑修都不敢轻易抗衡,更何况区区一只银啸狼?哪怕它被精血祭兽法术加持,结果也是一样!

  “呜!”

  刹那间,银啸狼前冲的身影一顿,身体猛然抽搐一翻,晃动着硕大的身体朝旁边撞去,失控了!

  在银啸狼气息变得凌乱不堪,魂魄遭受到重创时。

  赤炼蛇也不是吃素的,趁它病,要它命!

  于是抓住好这个时机,赤炼蛇目中灵光一闪,一个腾跃,张开血盆大口,毒牙闪烁着慎人的寒光,用力朝着银啸狼就此咬去。

  撕拉!

  骨肉被撕碎的声音传出,银啸狼持续哀嚎不断,却没有任何作用,毒液顺利进去身体,弥漫全身,仅仅片刻,银啸狼的叫声就越来越弱。

  而随着赤炼蛇卷动身体,把它勒紧,银啸狼双目也从通明变成浑浊,最终失去一切光彩。

  “噗!”

  雷凯立马喷出一口鲜血,气息也瞬间虚弱不堪,灵宠死亡的反噬如潮水一般席卷而来。

  “怎么会.银啸狼!”

  雷凯睚眦欲裂,不敢置信。

  精血祭兽之术的对象银啸狼死亡,而他也需要付出足够的代价。

  只见他的头发顷刻间变得惨白,血肉干枯,仿佛一下子从二十岁变成了七八十岁的老人。

  余长生眉头微挑,对于这一幕有些意外。

  “邪门歪道。”

  御兽峰中并不是只有正统的御兽之术,也有很多邪门歪道之术,例如那些搞研究血统的修士,他们就喜欢这一类。

  而雷凯施展出来的精血祭兽术,就是一种透支灵兽生命的法术,灵兽死亡,代价就会蔓延到主人。

  余长生轻轻摇头,看着雷凯的目光冷漠不带一点同情。

  “真是愚蠢,御兽御兽,只有珍惜自己的灵宠才能把实力发挥出来,伱执着的实力说到底都是虚假的。”

  从雷凯使用精血祭兽还拼过余长生时,就能看出他的御兽能力太辣鸡。

  当然,余长生是开挂,但作为挂壁,他有资格点评对方。

  面对着余长生冷漠的眼神,直到这一刻,死亡的恐惧才在雷凯心里爆发出来。

  “别,余长生,余师兄!”

  “放过我一命,你不能杀我,这场试炼比的是御兽,杀我是要被处罚的,是要扣除贡献的!”

  “为了我这样的垃圾,废物,不值得!”

  在巨大的恐惧下,雷凯说话都打着颤声。

  一股名为后悔的情绪,在他心里迅速发酵着。

  此刻他已经失去了任何反抗的心思。

  “放你一命?”

  余长生淡笑一声,丝毫不为所动,给了赤练蛇一个眼神后,后者顿时明白。

  赤炼蛇快速游走到前面,很快就吸引来一只生活在冰川上的妖兽,没有任何抵挡能力的雷凯,在尖叫声下死在了那妖兽的口中。

  “还是下辈子吧。”

  对于雷凯的陨落,余长生只是当成了一个小小的插曲,内心没起多少波澜。

  修仙界的残酷远不止如此,这算的了什么?

  更何况,雷凯使用精血祭兽,而银啸狼又阵亡,就算自己不杀他,用不了多久他最终也难逃一死。

  在摸走雷凯剩下的百宝袋,清理一下现场后,余长生便没多做停留。

  这一场战斗,自始自终他都没出手,只是让灵宠战斗,甚至彩星鹿都并未彻底发力。

  经过这一战,他对自己的一些实力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估计,也发现了一些不足之处。

  “一般的炼气巅峰之下,甚至都不用我自己亲自出手,而炼气巅峰,可能需要费点力!”

  余长生一边走着,一边思索。

  既然来参加了这个灵兽比试,不拿下一个好的名次又怎么行呢?

  而且他还需要为赤炼蛇选择一个好血统呢!

  灵兽比试的奖励正好合适他选择一只稀有的血统!

  余长生走着,在强大的神识之下,不存在迷路之类的说法,即使有一些可能的危险,也被他提前避开。

  可直到走出冰川地带,也没发现一个云台。

  走出冰川区,是两条巨大的分岔口,余长生略微思索,随意选了一条走进去,渐渐,眼前的光景也有所不同。

  一颗拔地而起的参天大树,取代了云雾缭绕的天穹,四周的雾气也时而浓郁时而薄淡,绿色成为了天地的主旋律。

  蜿蜒盘旋的树枝遮住视野,无法看远,一片寂静,少有鸟鸣,只有时不时响彻山林的未知兽鸣,凸现这一地的危险。

  “嗖!”

  破空声传来,余长生面无表情,手掌微微抬起,啪的一下,精确无误的抓住了向自己袭击而来的小东西。

  “青叶指蛇?实力低微,但是毒性却挺强,猝不及防之下被咬上一口,确实能对炼气期修士造成不小的危险。”

  “可惜,在我神识面前一切无所遁形,是个炼毒丹的好材料,收了。”

  余长生打量一番手中的小东西,椭圆形的头,一手指长的身体,通身青色,如叶一般,没有蛇信,此刻被拿捏后缓缓挣扎的蠕动着。

  直接用神识击晕对方,随后收入了灵兽袋中。

  余长生神识散开,覆盖之下,周围的一土一木都在脑海中纤毫毕现。

  一路上,有什么有价值的灵草灵兽,都来者不拒,通通收入囊中,倒是收获颇深,还算让余长生比较满意。

  就这样,他走到了那参天巨树的附近。

  “嗯?苗温伦?”

  突然,余长生用神识感受着前方的波动,神色微微一愣,下意识凝神关注起来。

  “和他战斗的那个?也是炼气巅峰?”

  感受着前方打斗的画面,余长生有些惊讶。

  入目而来的,炽热的火海,在加上在树林之中,更让这火焰更为猖獗,噬无忌惮的跳动着。

  而站在火焰中心的是,不是别人,正是苗温伦,和他的灵宠赤焰豹,而火海也正来源于此。

  苗温伦一脸平静,偶尔低头看着脚底的赤焰豹,眼底闪过一丝傲然之意。

  和苗温伦的古井无波不同,他对面的那个炼气巅峰弟子,却是一脸的如临大敌,汗水不断从脸颊流下。

  他咽下一口唾沫后,厉声道:

  “苗温伦!你我虽有仇怨,但是也并非是不可化解的你死我休地步,不如今天就这样算了,我也自愿退出,你看咋样?”

  却见苗温伦宠溺的摸了摸赤焰豹之后,温和对其道:“好了,不玩了,该认真了,赤焰豹。”

  话落,赤焰豹兽头微微点了一下,微眯着的眼睛一瞬间张开,凶光大露。

  “吼!”

  赤焰豹低吼一声,双目透露出吃人的光。

  不待那炼气期弟子反应过来,它一个跳跃,火焰加身,携带风火之势刺破天际般,不可阻挡!

  仅是一眨眼的时间,赤焰豹就恍然来到了那弟子和其灵宠面前。

  “!!!”

  那炼气巅峰的弟子顿时脸色大变,可不等他惊呼出声,赤焰豹就掀起一道火焰,如大口般将其吞下淹没,最终没有一丝声响的,生机流逝在火海中,尸骨无存。

  做完这一切,苗温伦这才微微的笑了一下,从火焰中取出战利品后,却并未将赤焰豹召回,而是头也不回,听不出感情的说道:

  “道友,看也看了,该出来了吧?”

  躲在不远处的余长生微微诧异,倒是没想到这苗温伦神识如此敏锐,竟能察觉自己的存在。

  余长生微微思索一下后,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,对着苗温伦抱拳一拜,不卑不亢道:

  “只是无意经过,刚好瞧见苗师兄神威,让人敬佩。”

  看到来人,苗温伦脸上不知是真是假,露出笑容,似乎和蔼样子,笑道:

  “原来是余师弟,久仰大名,此次试炼多加凶险,余师弟可要小心才是,若有需要,也可暂时跟在我身旁,我苗温伦,还是有信心护你一时周全的。”

  对于余长生,他还是有所关注的,毕竟作为御兽弟子却得了个炼丹大会第一,本就自带光芒,也充分证明了自己的天赋。

  而他不蠢,这种人,能交好的话,对自己没有坏处,因此他特此散发一下善意,当然,这一切也都是在对方并未触碰到自身利益的情况下。

  余长生微微一笑,心里不忘保持警惕的同时,做好了随时召唤灵宠的准备,婉声回道:

  “多谢苗师兄好意,若有需要,长生不会客气,铭记在心了,既如此,就不打扰苗师兄了,先行离去。”

  “也好。”

  苗温伦点点头,深深的看了余长生一眼,没多说什么,目送余长生缓缓远去后,若有所思。

  “这余长生.看来也不简单,若不是我身上有检测神识波动的宝贝,恐怕都察觉不到他何时到来.”

  “看样子,他光是神识强度,便已是不逊于我甚至犹有过之.”

  沉吟两秒,苗温伦目光深处,闪过一丝忌惮之芒。

  于此同时,一直防备神识关注着苗温伦的余长生,看到直到自己离去后,苗温伦并无什么异状,这才缓缓收回了神识。

  “二阶赤焰豹”回想着刚才的一幕,余长生微微提了警惕。

  “能够秒杀和他同样修为的炼气巅峰,这苗温伦确实需要多留心了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mu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m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